第16章 渊源

“不会吧?比老兰还牛?”兰若轩喃喃问道。

在她印象里,见过的最厉害,也最崇拜的是,无疑就是爷爷了,印象中,爷爷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前拥后簇,每一个人在他面前都是恭恭敬敬,大气不敢喘一口。

这种状况,对于亲孙女兰若轩而言,不说由此产生什么莫名的优越感吧,一点点骄傲和自得,那肯定是有的。

现在一听老妈说,有人的面子比老兰还大,她就傻眼了。特别是这个人居然还是韩星的爷爷,这让她迷糊了,片刻之前还以为这死变态是个无家可归的孤儿呢。

“你爷爷为什么让那么多人敬畏?因为他位高权重,往往一句话,就能决定一个人的前途。所以才有那么多人有求于他,或者是怕他。”文翠凝说道:“权力为什么如此让人着迷,就是能掌握别人的前途,但是你想想,当一个人能够掌握别人的生死,那就不仅仅是尊重和惧怕那么简单了。”

“啊,真的那么厉害啊?”兰若轩是听说过韩白游这个名字的,因为长辈们聊天时总是提及,而且话语之间极其推崇,但她毕竟还年轻,身体健康,所以对医生什么的也没太深的概念。现在听文小姐这么一说,这位神医已经厉害到了能掌握人的生死的地步了?

“韩神医是公认的中医第一人,医术高深莫测,曾经无数次将已经被无数专家判了死刑的绝症病人从死神的手中拉了回来。迄今为止,凡是经过他出手治疗的病人,还没一例失败的,这是一个医学的奇迹。可以这么说,认识他,就是一种生命的保障,无数的豪门世家,都以能认识他为荣。”

文翠凝认真地说道:“韩老的脾气比较古怪,闲云野鹤一般。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一个江湖游医,不参加任何官方组织,不接受任何头衔。任你权势滔天,一样乖乖吃闭门羹。你爷爷当年为了你爸的病情求见他,足足在门外晒了三天的太阳……”

“啊,这么嚣张啊!”兰若轩咋了咋舌,根本不敢想象,这世界上居然有人敢让老兰乖乖晒三天太阳的。不过更让她吃惊的是,老爸当年生了病?怎么没听说过?

“兰先生当初得了什么重病?怎么从来没跟我说过?现在还有后遗症没?”兰若轩的语气有些惊慌。以老兰家的地位,什么样的医疗精英找不到?已经到了非要老兰低三下四求救的地步了,可想而知,那是怎样的绝症!

“那是二十年前,那时还没有你呢。你爸是出了名的科学狂人,呆在研究所里整天不回家。那一年,他们那个研究小组的三个人,突然患上了一种怪病,所有医生都措手无策,据说连为中央首长服务的专家团队都出动了,但依然无解。

你爸的两个同事先后去世,你爷爷一夜之间好像老了十岁。像他老人家那样傲骨铮铮的性子,最后也不得不放下自尊,在韩老的门前等了三天三夜,终于等来了韩老的出手,把你爸从死亡的边境拉了回来…..”

说到这里,文翠凝的语气有些哽咽,当年的场景,直到现在还历历在目,好似发生在昨天。二十年前,自己与深爱的丈夫,差一点点就天人永隔了!

兰若轩已经听呆了,想不到自己的老爸,居然还有如此九死一生的经历。更想不到,把他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居然是韩星的爷爷。

“后来怎么样了?”兰若轩急切地问道:“后来彻底痊愈了么?查到是什么病了么,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笨蛋,要是没痊愈,哪来的你?”文翠凝说道:“直到现在,除了韩老,依然没人知道你爸患的是什么病,但韩老却不肯吐露半个字。至于患病的原因,更是如云里雾里。而且上面也下了封口令,当年的一切都像谜一样,永远地密封了起来。”

“那后来,老兰是怎么办的?”兰若轩很了解老兰的脾气,这个骄傲的老人,平生从不受人恩惠,救子之恩,不报答是不可能的;但韩神医那性格古怪,恐怕是不会接受的吧。

“你爷爷当即就表示,就算倾家荡产,也要报答韩老的救命之恩,但无论他怎么说,韩老却坚持分文不取。说句实在话,以韩老的威望和地位,想要什么没有?咱们家虽然不是小门小户,但还真不好报这个恩。”

文翠凝摇了摇头,说道:“你爷爷的脾气你是知道的,这份天大的人情还不了,气得他饭都快吃不下了。韩老或许是为了避免他时时刻刻的纠缠,云游四方去了,更是让你爷爷闷闷不乐,那几年里,家里所有人说话都得小心翼翼,轻易不敢跟老爷子说话。你哥哥那会小,晚上哭,差点没被老爷子给扔出去……”

“啊!居然还有这回事?”兰若轩这会明白了,为什么兰宇见到老爷子,就像老鼠见到猫。对比下自己的待遇,也才算真正理解,为啥家里人都说,爷爷对自己的溺爱已经没边了。

“后来是不是因为我的出生,让老兰又重新开心起来了?”兰若轩自我感觉良好地问道:“我这么可爱,肯定能给他带来欢乐了,要不怎么溺爱我呢?”

“呃……事实上,你在三岁以前,待遇跟你哥是一样的。”文翠凝的话给兰若轩深深的打击:“后来老爷子溺爱你,是因为韩星的缘故,他的心结终于解开了。”

啥!本小姐这么受溺爱,居然是因为韩星的缘故?

兰若轩目瞪口呆,险些崩溃。

“就在韩老消失了五年之后,突然出现在你爷爷的军营里,抱着一个三岁的孩子,托付给你爷爷。当时他只有一句话:我把孙子交到你手里,只有一个要求,不要培养成一个八旗子弟,给我把他送到最危险的地方去……”

兰若轩彻底说不出话来了,她想不到,韩星居然与自己家有着如此深的渊源。

“韩老是你爸的救命恩人,是我们老兰家永远的恩人。”文翠凝突然一改在女儿面前的嘻嘻哈哈,表情极度严肃:“所以你听韩星的话,知不知道?”

这个……兰若轩委屈地不行,知恩图报的道理她懂,给韩星再多钱她都没异议,但是,要让自己听他的话,那该多憋屈啊,越想越不舒服。

“才不呢,一码事归一码事。”兰若轩撇着嘴,不满地说道:“这个死变态,骗子,还骗说他是孤儿,真是不要脸!”

“这个事情好像也是真的。”文翠凝说道:“据说韩星是在国外出生的,他的父母接着就出了意外……具体发生了什么,现在谁也说不清了,毕竟都是过去的事了……”

呃,还真是没见过自己的母亲啊,看来这个死变态没骗我嘛。

兰若轩只感觉到心里堵得慌,不是滋味,她天生就不喜欢听这种悲哀的故事。

“好了好了,我答应你,会好好照顾这个死变态的,让他跟着姐吃香的喝辣的。”兰若轩表了一下态,瞄了韩星一眼。

这时,她惊讶地发现,韩星正在用手提电脑上网,好像在查手里拿着的一张银行卡的账号,她只看了一眼,就悲哀地发现:这上面的数字,比自己十年的生活费还多……

喜欢贴身王牌请大家收藏:()贴身王牌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