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小刘向您报道

“呵呵,今天这事还邪乎了,哪冒出来这么多不知死活的东西?”刘队长根本就不屑回头去看,一张威严的国字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

今天不知道怎么搞的,尽遇到一些棒槌,反而把他给气乐了。

棒槌很好,带进局里,几下子就给收拾地消停了,再让黄毛这些人出个受伤证明,到时候把这些棒槌当肥羊,还不是想怎么宰就怎么宰!

更何况,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居然敢袭警,这是天大的罪名!带进去后,不让他连亲妈都不认识,老子都不姓刘了!

“不知死活?刘队长好大的威风啊!”刘队长背后传出来的声音,越发地冰冷了:“原来整个中城区,都是刘队长的私人领地了。”

“别的地方不敢说,在中城区这一亩三分地,我刘浩然吐个唾沫,也能砸出一个坑。”刘队长此时哪有一点人民警察的样子,比地道的恶霸流氓还霸气十足。

一边说,刘队长一边缓缓转过身来,一张国字脸绷得紧紧的,神态很是严肃:“我倒要看看,到底是哪尊大佛有这个能耐,跟我谈一谈王法?”

但只看了一眼,原本威严肃穆的神情,顿时散了架,红润的脸色,瞬间涨成了猪肝色。心尖一颤,不知不觉间,后背已经一片冰凉。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精神奕奕,英姿飒爽的中年女子,穿着一身便装,留着齐肩的短发,身材很高,风韵犹存,有一种贵妇的气质。

他哪怕连自己的爹妈认不出来,也不可能认不出来,眼前的这位贵妇,可是容西市赫赫有名的铁娘子,暴力机关堂堂的一姐——文翠凝文书记。在整个省份里,这样手握政法实权的女性一把手,可是独一份。

“文……文局……中城区分局支队小刘,向您报道!”刘浩然腿肚子都在发颤,支撑着魁梧的身子,啪的一下敬了一个礼,结结巴巴说道。

黄毛见状,诧异地张大了嘴。他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不过官场经验几乎等于零,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居然不知死活地插嘴道:“刘队,这是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孙猴子?”

刘浩然差点一口气没喘过来,只感觉到头重脚轻,快步走上前去:“你是哪里蹦出来的犯罪分子?我认识你么?来人,把这几个闹事的混混拷了,带回局里去!”

“刘队长果然是中城区的王法,说抓就抓,说拷就拷。”文翠凝面无表情,正眼都不看刘浩然一下。

“报告文局,这几个混混,长期为非作歹,严重扰乱了城区的治安和人民的生活。”刘浩然这会倒是想起自己的本职工作来了。

“文小姐,你终于来了啊,你女儿都快被这些坏人抓去陪酒了!”兰若轩这会像兔子一样,迈着欢快的步子蹦过来,拽着文翠凝的胳膊撒娇,嘴角还带着坏笑。

天啦,这是怎么回事!这个青春无敌的美少女,居然是文局的闺女?黄毛这个混蛋,吃了雄心豹子胆,居然敢抓容西市暴力机关一姐的女儿陪酒?

更何况,众人皆知的,文翠凝夫家的背景……我的天啊,真不知道这黄毛是吃什么长大的,胆子上长了毛,活生生要把天捅出一个窟窿!

你们这些混蛋要死要活的,都由你们去,要是连累了老子,那可就麻烦大了。

刘浩然自家人知自家事,别看他名义上只是个公安分局支队的队长,名声不显,连个九品芝麻官都算不上,但却扎扎实实是条能沾鱼腥的猫,这几年好处没少捞,坏事没少做,屁股上早就不知道留了多少黄泥巴。一旦得罪了上级领导,随随便便查他一查,还不跟捏死一只臭虫一样容易啊!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抓住一切机会,向领导表示自己的决心。

“有这种事?简直是无法无天了,一定要严肃处理!”刘浩然正想招呼手下的干警把黄毛这几个人给抓了,这时才想起,那两个干警,已经被韩星给放倒了,这会正反背着双手被拷着呢。

“先生,请无论如何要接受我的道歉!”刘浩然这会胆都快吓破了,哪里还有半点之前的倨傲,端端正正对着韩星敬了一个礼:“我们有些公安干警,办案作风粗暴,影响极为恶劣,回去后,我一定会开展学习和整顿,提高我们支队干警的素质。”

“恩,这几个人的素质的确太差,一个回合都守不住,如何执法?”韩星皱了皱眉,也开始强调素质,不过他说的,却是另一个层面的素质:“松松垮垮,吊儿郎当,半点战斗力都没有,要是放到外面去,早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这下子,从刘浩然到兰若轩,甚至文翠凝,都呆呆地说不出一句话来。

“咳咳,这个意见提得非常中肯,我们一定努力训练。”刘浩然胆战心惊地问道:“我可以把这几个草包的手铐解开,先把这几个歹徒带回去?”

“不要用钥匙,让他们自己想办法,自个解开,这种小小的考验要是都通过不了,还能有什么用?”

韩星的回答,让刘浩然极度无语,但是又不敢有丝毫不满的表示,只是一个劲地点头:“对对,就是要多锻炼锻炼,你们几个听到没,还趴在地上挺尸?”

几个干警艰难地爬起身来,双手背在背后,走路的姿势别提有多别扭了。但更让人跌破眼镜的是,这几个被反拷着,连走路都不协调的干警,居然还要押着几个双手自由的混混……

“文局,这个案子我一定秉公办理,你就看我接下来的实际表现!”刘浩然啪的一个敬礼,一个劲地表忠心:“如果文局明天能在百忙之中抽出一点空的话,小刘要向您汇报一下工作,是关于李副市长公子的……”

不得不说,这厮真是个狠人,为了留条活路,居然在公众场合,当场纳上投名状!

文翠凝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

刘浩然带着忐忑无比的心情,指挥着几个被反拷着的干警,把黄毛几个人围起来,送回局里去。

趁着没人注意的当口,刘浩然突然塞了一张银行卡到韩星的手里,轻声说道:“千万要拉兄弟一把,感激不尽!密码是6个1。”

然后,就灰头土脸的带着人走了……

“这就是老爷子给你安排的那个韩星?”人走了之后,文翠凝和兰若轩远远地隔着韩星,开始说母女间的悄悄话。

“是啊,很像神经病对吧,我都受不了他。”兰若轩皱了皱眉,很是无奈。

“没有啊,我觉得挺好的。”文翠凝说道:“你哥时不时也是这样的,而且没他这么有气质。”

气质……兰若轩无语了,她这还是第一次听人说,韩星这种死变态居然叫做“有气质”,难道说中年妇女的审美观真的不同?

“算了,也懒得说了,他其实也怪可怜的。”兰若轩这会又响起韩星的“身世”,说道:“他这种孤儿,性格怪异也是正常的。”

“孤儿?”文翠凝疑惑地问道:“他不是韩神医的孙子么?”

“等等,你说谁?”兰若轩显然被吓到了,极度震惊,一脸地难以置信。

“国内第一中医,韩白游。”文翠凝生怕兰若轩不明白,旋即补充道:“就是令无数达官显贵趋之若鹜的神医,说句实话,面子比你爷爷还大……”

喜欢贴身王牌请大家收藏:()贴身王牌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