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我就是王法

只听“啪”的一声响,一瓶二锅头重重砸在黄毛的头上,顿时玻璃渣四溅,黄毛根本来不及反应是怎么回事,突然就感觉到脑袋上一阵剧痛,接着整个人被五花大绑了起来。他拼命挣扎,但哪里挣得脱半分。

邻桌的混混同伴们都看傻了,谁也想不到,这个穷逼小子居然胆大包天,还敢动手,真是把脑袋系在裤裆上,要逼不要命了!

“TMD还反了天了!兄弟们,废了他!”几个人摸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径直就冲了上来。

“哎呀,小心!”兰若轩心里一惊,正要提醒韩星,却猛然间发觉,这些混混根本还没搞出多大,全都被放翻在地。匕首乒乒乓乓地落了一地。

“我靠,还挺能打的,待会就让你知道死字怎么写!”黄毛心里极度震惊:这些兄弟们的身手他是清楚的,虽然未必有多强,但是胜在一个狠字,个个都是心狠手辣,不把人打得缺胳膊断腿,绝不收工。但这些人现在压根连一个回合都没走过,就全都被轻轻松松地放翻了,一点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想不到这个穷逼小子还是个硬手!

不过再硬又怎样,等到刘队长来了,保管让你尝到生不如死的滋味!

“既然你喜欢喝酒,那我请你喝个够。”韩星不知道从哪拿出来一只注射器,吸了满满一管子二锅头,然后很细致地用棉花签轻轻擦了擦黄毛的脖子,对着青筋爆出的颈动脉,轻轻地扎了下去……

“啊,不要啊,老子不想死啊!”黄毛在中城区的地面上也算是一个狠人了,砍脚剁手之类的事没少干,自是不在话下,以心狠手辣胆子大出名。但现在却是给这个看起来不起眼的穷逼小子给吓得半死。用针头把酒灌入人的颈动脉……天啦,这得多变态的杀人狂魔,才干得出这样的事情来啊!

这才是真正的一言不和,便要拔刀杀人的狠劲啊!

不要说黄毛这个当事人,那些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同伙们见状,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珠子,吓得魂不附体。打架斗殴对他们是家常便饭,但轻易不敢沾人命的,哪里见过这种狠角色。要说韩星要是满脸横肉的彪形大汉,提着把菜刀嗷嗷叫便要砍杀,那勉强还能想得通,但偏偏这家伙看起来斯文内敛,推针入脉的东西也很轻灵,不带半点戾气。

换句话说,这家伙即便杀人都杀地很优雅!这种变态般的恶魔,最是让人不寒而栗。

“喂,不要闹出人命啊。”原本还很愤怒的兰若轩,见状都有些心惊胆战了。韩星的风格她是清楚的,没什么他干不出来的事,张文天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相对于炸弹,电网,电椅的待遇,今天这黄毛享受到的都已经是很温柔的对待了。

虽然这黄毛罪该万死,但要是韩星大庭广众之下真的杀了人,那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我有分寸,他死不了的,我只是在帮他戒酒。”韩星认真地说道:“再怎么说,我也算半个医生,不会出问题的。以前为了让一个俘虏戒酒,我用这种办法给他注射了整整五瓶酒,从那以后,他看见酒就想吐,打死也不沾了。”

啊,这么狠啊!兰若轩闻言目瞪口呆。

“你警告你……不要乱来啊……救命啊!”黄毛此时已经吓得崩溃了。他能清晰地感觉到冰冷的针管扎进了自己的血管,一滴滴冷冽而热辣的液体,缓缓融入了血液之中,顷刻之间,只感到全身的血液都快要燃烧起来。

“啊啊啊啊!我要死了,我不活了!”平时也自认为算条汉子的黄毛,现在已经全无形象的哭天嚎地了。他的感觉就像是在十八层地狱中煎熬,酒精融入血液中的那种感受,如果不是亲身经历,绝难用语言来形容,就像是无数的小虫子在血管中爬行,咬噬,更别提颈动脉上扎着的针管,有一种让人心悸的恐惧感,似乎随时都能要人命……

韩星轻推慢送,不一会的功夫,一管酒已经见底,他拔出针头,又重新抽了一管,呐呐说道:“戒酒是很难的,但却身体很有益处,我这是在帮你。”

黄毛瞬间石化,一时之间竟然都忘了呼天喊地了。

眼睁睁地看着那尖利地针头,缓缓地下落,感觉到那股渗入肌肤时的冰凉,一种无言的恐惧感传遍了全身,在他眼里,正在细致地注射酒液,看起来从容不迫的韩星,简直就是恶魔一样的存在,而且是那种斯斯文文,却又极度冷血的人格分裂的变态杀人狂!

他的同伴见状,腿肚子也在微微发颤,想象着要是自己处于黄毛的位置,被人从颈动脉注射高度白酒……那滋味,真是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就在这些人万念俱灰的当口,酒店外突然传来了响亮的警笛声。听到这个声音,这些已经崩溃的混混像是还了魂。

“警察终于来了!”

这句话,从一群整日里欺行霸市的混混嘴里说出来,真的是别有一番风味。

“谁在闹事?”这时,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一个身材魁梧,面容刚毅的中年警察,戴着大盖帽,威风凛凛走了过来。

“刘队……我的刘哥,你总算来了,黄毛被暴徒袭击了,你一定要为民除害啊!”一个家伙飞快地从地上爬起来,方才还失魂落魄的表情,现在却因为警察的到来,而显得跋扈异常,一副找到了主心骨的神态。

“刘哥,救我啊!”黄毛见了救星,也来了精神,虽然针管还插在动脉上,使得他不敢大喊大叫,但看向韩星的眼神,明显地变了,变得冷冽,阴狠,嘴角还挂上了一丝冷笑。

“在我的地盘上,谁敢闹事?老子倒要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胆子上长了毛。”刘队长傲慢地走上前来,一眼就看到黄毛被绑在地上,正被韩星用针管插入了颈动脉注射,顿时心里一寒。

“这是要杀人啊?看我把这歹徒带回局里调查。”刘队长冷着脸。

说着从腰间拿出手铐,走上前,就想铐住韩星,兰若轩突然站了出来:“光天化日之下,堂堂警察居然与土匪流氓混在一起,你们难道不觉得羞耻么?”

“你是谁?身份证拿来看看。”刘队长是经验丰富的老手了,干这种事的时候,总是不忘先探探对方的底,才好看人下菜。

“没事谁把身份证带身上?”兰若轩不屑地答道。

“既然没身份证,那一起带回局里审问。”刘队长嘴上说着,便要动手。

拿着明晃晃的手铐,就要往韩星手上套,但片刻之间,却扑到在地,双手被反剪。

黄毛哥几个见此情景,简直难以置信,但旋即心里却是乐开了花:这个穷逼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居然还打警察!哈哈,等带回了局子里,他就能够好好地感受到警察办案的温暖了,那滋味,可是比自己这些混混要狠辣十倍!

“什么!你敢袭警,不要命了!”刘队长执法多年,有拒捕的,但都是逃跑,还从来没遇到这种胆大妄为到这个地步的。他脑门子一热,挣脱出一只手,就拔出了腰间的枪!

“到底还有没有王法了?”兰若轩见状,怒不可遏!

“王法?在中城区这个地盘,老子就是王法!”

这时,很不合时宜地传来一个冰冷的女声:“谁这么大的威风,谁代表王法?”(大家很给力啊,不过现在竞争很激烈。让我们再接再厉,争取在新书榜上,把屁股坐稳。)

a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

喜欢贴身王牌请大家收藏:()贴身王牌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