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胆大包天了

兰若轩真是觉得肺都要被这个死变态给气炸了。这货太无耻了,分明是我妈,居然还以为是给他介绍女朋友!

“你怎么不早说?”韩星非但没有一点尴尬,语气里还隐隐在责怪兰若轩:“哪有叫自己母亲小姐的?”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这个人怎么思想这么龌龊!谁叫“小姐”了?是“文小姐”好不好?”兰若轩紧紧捏着一对粉拳,银牙紧咬,要不是因为打不过,估摸着早就扑上去饱以老拳了:“我们家气氛开明,我就习惯叫文小姐,怎么着了?你妈有这么好说话嘛?”

韩星突然沉默了,眼神有些许黯然。兰若轩顿时有点发愣: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死变态这种样子的表情,不知道怎么的,看着他的眼神,居然莫名的有些心里发虚。

半晌后,韩星摇了摇头,终于轻声说了句:“我从来没见过我母亲,不知道她好不好说话……”

呃,揭到伤疤了,哪壶不开提哪壶。兰若轩感觉很是尴尬:“那个,我不是故意这么说的。好了,不说这些事了,吃饭去,不用给我面子,狠狠宰文小姐一顿!”

哎,看来啊,这死变态真是个可怜孩子,连自己的母亲都没见到过,应该是个孤儿吧,难怪性格这么古怪,可以理解,有个悲惨的童年,是很影响人生观和价值观的……兰若轩这会又有点同情心泛滥了。她这人就是这样,看似大大咧咧,其实心很软,经常听见个什么惨事,她往往比当事人还难受。

想到这里,原先那种坚决要把他推销出去,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劲头,似乎不知不觉就淡了许多……

带着这种莫名的惆怅,兰若轩和韩星一起赶到了凤凰大酒店,打了个电话,说道:“文小姐还没到,要等一会,让我们先找个雅间坐下来,把菜点好。”

“不如就坐在这里,多宽敞,视线也开阔,遇到突发状况也能迅速转移。”韩星用一种很职业的目光审视着四周。

晕,又来了!吃个午饭,能有什么突发状况?这死变态真是走火入魔了!兰若轩已经无力吐槽了,不过一想到这家伙身世那么惨,难免对这个世界充满戒备,也就不跟他一般计较了。

“好吧,咱们就坐大堂。”兰若轩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接过侍者递过来的热毛巾擦了擦手,然后翻开菜单,迅速点好了菜,然后对着韩星问了句:“你习惯喝什么酒?是来一瓶82年的拉菲,或者柏图斯?”

“二锅头好了。”韩星的回答差点让兰若轩喷血。

“好心好意请你吃饭,让你尝尝世界顶级名酒,这种机会可不是每次都有的,也就只有宰宰文小姐的时候,才敢这么奢侈下。”兰若轩星眸圆瞪,说道:“你不用帮文小姐节省!”

“这不是节省不节省的问题,你花再多钱,喝假酒也没意义。”韩星说道:“我曾经去过法兰西的五大庄园,知道些情况。他们一年出产的酒加在一起也就那么多点,还不够我国一个省份的消费量,现在市面上流通的所谓拉菲,大多是代理商在国外收集的一些杂牌酒改头换面。拉菲在我国的总代理,是我一个战友的发小,他有一艘大船,专门用来在海外收购储藏各种杂牌酒,然后勾兑制作贴牌,运回国内买。现在市面上流通的所谓顶级红酒,90%都是这种。剩下10%真品,根本不卖,全拿来送。

我也喝过一次所谓的世界最顶级红酒,号称几十万一杯的。说实话,味道还不如索马里的海盗船上自酿的酒,有机会我给你弄点尝尝。”

“啊!不会吧,怎么黑心啊!”兰若轩吐了吐香舌,难以置信道:“做生意怎么能这么不讲信誉,他还想不想做长久?他不怕被查,被投诉么?”

“呃,这个生意不知不觉做了十多年了,也不知道算不算长久。他家里老头子就是负责海关的,你说谁会查?”韩星说道:“至于投诉,你以为有几个人能喝出这是假的呢,那些杂牌子本身味道也差不多,就是牌子不响亮而已,在国外销量很不错的。只是国内不少人非要认准名牌,不花钱不舒服。”

“太过分了,欺人太甚啊!”兰若轩小嘴翘得老高:“算了,喝二锅头好了!”

酒菜很快就上来了,这时请客的正主文小姐还没到,按理说应该等等,但是兰若轩既然都能管老妈叫做文小姐了,显然是不可能拘于礼节的,加上今天心情不太好,就想化悲愤为食量,于是就不等,直接拿起筷子开吃。

红彤彤的蟹壳,鲜香扑鼻的蟹肉,浸泡在香辣却不燥热的红油里,点缀着葱花,香菜,吃进嘴里,鲜香四溢,辣味像爆炸一般充斥了所有味蕾。

就一口蟹肉,再喝一口酒,那滋味就别提了。兰若轩以往都喝惯了红酒,这次倒是喝上了二锅头。不过还别说,真是别有一番滋味。

兰若轩正吃得欢,突然从邻桌走过来一个染着黄头发,钻着个大耳环,脖子上吊着一根很粗大金项链,一副混混打扮的人。带着一脸的猥亵笑容,对兰若轩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美女,不好意思我先给你道个歉,我们哥几个在这喝酒,刚打了一个赌,输了的就要来请你过去一起喝两杯,不知道能不能赏个脸?”

这人三十岁上下的样子,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也许在这里算是个熟脸,在饭店里吃饭的人,在见到这个情况之后,许多人都不声不响的结账走了。

“黄二,你TMD到底行不行啊?别灌了几口猫尿就在那里窝工,老子们几个可是喝地HIGH了,一会谁输了,就罚亲美女一口,敢不敢?”邻桌的几个混混一个劲起着哄,气焰很是嚣张。

“你哪只啊,在本小姐面前充什么大头!”兰若轩极度不爽,喝道:“喝酒?喝你个大头鬼!”

黄毛的脸色一变,阴冷地笑道:“小妹妹,我提醒你一句,我黄二虽然没啥本事,在这小小的城区里,好歹还是有几分薄面,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他感觉非常良好,的确他在城区里算是吃得开,人面也广。在他眼里,兰若轩这种18岁的学生妹子,简直就是一盘菜,想怎么吃就怎么吃。自己只要稍稍露一手,还不吓得屁滚尿流?

“你很喜欢喝酒?”兰若轩还没回话,韩星却开口了。

黄毛眉头一皱,这时才把注意力集中在韩星身上:“小子,我警告你不要没事找事,识趣的就赶紧走,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哈哈,这穷小子没钱还装逼。”黄毛的一个同伴鄙夷地大笑着,指了指韩星这一桌上的二锅头:“老子这才发现,你们真TMD有情调,还喝的二锅头!”

“小妹妹,可要擦亮眼睛,别被这种穷逼小子给骗了。”黄毛大笑道:“跟着哥,天天有拉菲给你喝。”

不提还好,一听到拉菲,兰若轩心里更是不爽了:以前还不觉得,总认为喝拉菲是很有品味很有面子的事,但今天听韩星说了国内的拉菲是什么玩意之后,顿时就感觉到,这群暴发户真是白痴,花大价钱自以为有品味有面子,其实是给人家当凯子玩,还沾沾自喜得意洋洋的,全世界都很难找到这样的脑残!

“我最后忠告你一句,赶紧滚,否则我就报警了。”兰若轩下了最后通牒。

“哎哟哟,报警啊,我好怕啊!”黄毛突然露出一种很夸张的表情,故意对自己的同伴们问道:“兄弟们,警察要来了哦,大家是不是吓得发抖了?”

“哎呀,警察啊,太恐怖了!”

“女侠饶命啊,小的不敢了!”

一群混混笑得前仰后合。

“我这里有中城区公安局刑警支队刘队长的电话,小妹妹我这就帮你报警啊。”黄毛趾高气昂地打通了电话:“刘队啊,是我啊,老黄……没事,哈哈,我等良民,怎么可能闹事呢?不过倒是有人要找事,让我滚啊……行,那我就等着人民警察来为我主持公道了,谢谢刘队,一会好好喝几杯……”

挂了电话,黄毛脸上的笑意更浓了,隐隐带着一丝威胁的意味:“小妹妹,怎么样啊,等着警察叔叔来啊?”

警匪一家亲啊!兰若轩这时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一想到文小姐手下居然有这种败类,脸上都感觉有点挂不住。

简直是胆大包天!

“来,小妹妹,过来喝几杯就没事了,咱们都是良民,不会乱来的,至少,我保证骑马的时候一定会带安全帽。”黄毛发狂地淫笑道,然后恶狠狠地冲着韩星吼道:“还不快滚,等着留下来喝哥几个的尿啊!”

“看来你真的很喜欢喝酒。”韩星面无表情地轻声说道:“为了避免你毁在酒精上,我决定帮你戒酒。”

(又到了一周的冲榜时间,急需兄弟们的火力支援。)

喜欢贴身王牌请大家收藏:()贴身王牌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