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刑讯逼供

张文天的人品很有问题,这一点兰若轩是知道的,这家伙仗着家里有钱,到处花天酒地,胡作非为。像他这样的人渣,早就应该好好收拾收拾了。

不过说句实在话,兰若轩还不希望韩星把事做得太绝了,毕竟张文天家里这种暴发户,最是嚣张跋扈,虽然说在真正的上层圈子里,根本就不入流,还属于在外面看大门的,但这种小鬼往往最是难缠,谁叫这年头,有钱使得鬼推磨呢。

“开矿?”韩星皱了皱眉,陷入了思索。

见到韩星沉默不语的样子,张文天心里一阵蔑视,嚣张地说道:“怎么样,知道怕了吧?告诉你,老子啥都没有,就只有钱,可以直接把你活埋掉。你信不信我找人把你弄死,只要花二十万就能轻松摆平!”

兰若轩闻言,顿时火冒三丈:“也太嚣张了吧,你这话在别人面前说说还行,真当本小姐是假的啊?信不信只要我递一句话,你三千万都休想脱身?”

张文天被兰若轩一呵斥,脑袋一缩,屁都不敢放一个,只是很不满的扫了一眼韩星,用很轻的声音喃喃说了一句:“靠女人撑腰,算什么玩意啊?”

韩星想了想,把张文天身上的绳子给解开了,然后还主动搬过来一把椅子,示意让张文天坐上去。

“哈哈,果然怕了吧!”张文天一边疏松筋骨,一边狂笑:“有多大能耐惹多大事,千万不要踢到铁板了!”

这死变态,怎么搞的啊?

兰若轩虽然不太希望韩星把事情闹得太大,但是现在见他一言不发就解开了绳子,心里突然就不太高兴:这好像也太软了一点吧,很没有面子的说。这死变态不是在我面前不是拽得很的么,怎么现在怕成这样了?

张文天大马金刀地往椅子上一坐,正要发号施令,突然间见到韩星不知道从哪里拉出来两根电线,再次将他绑住了。在他还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却已经发觉,自己手臂上,肩膀上,背上,都安上了电极。

张文天的狂笑戛然而止,比哭还难看。

“不是吧,电椅?”兰若轩小嘴张得大大的,难以置信地看着韩星。

“不好意思,由于我的疏忽,忘了采购电椅成品,只好先凑合着改一改了,虽然效果上差了很多。”韩星认真地表示:“不过我会很快把它添加进第二批装备的采购清单。”

天啦,这太夸张了吧!兰若轩真的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了。

看着惊恐不定地张文天,韩星一脸严肃,说道:“现在给你一次坦白的机会,你千方百计靠近兰若轩,究竟是是受谁指使,有什么阴谋?”

张文天不知所以,就连兰若轩都弱弱地问了一句:“这个……虽然很讨厌,但是不至于有什么阴谋吧?”

“对这种危险人物,千万不能放松警惕,否则将付出极其惨痛的代价。虽然他弱小地跟蚂蚁没什么两样,但是阴沟里翻船的前车之鉴数不胜数。”韩星认真地说道:“还有,他家里是开矿的,极有可能与邪恶的势力勾勾搭搭。像南非的金矿,西亚的油矿,都有数不清的黑恶势力。”

呃,兰若轩这会算是彻底搞明白了:死变态之所以总是针对张文天,根本就不是自己想象的,看见张文天追求自己,就吃醋啊什么的,只是因为他觉得张文天是“危险分子”,这个原因,单纯地令人难以想象。

除此之外,他根本懒得看张文天一眼,在他眼里,张文天和蚂蚁也没什么区别。

“你这个杂种到底要干什么?以为缠几根电线,老子就怕你了?”张文天被刺激地要死要活的,有些外强中干地喝道:“老子不是被吓大的,有种的你电我试试!”

“好的。”韩星见这家伙没有招供的意思,就很干脆地拉通了电源。

电流通过,只见张文天浑身一哆嗦,脸色像纸一样,白的不能再白,呼吸沉重而紊乱,双腿无意识地乱蹬,差点没当场吓出尿来。

短短十秒钟,张文天平生第一次感受到电的威力,以前只是在小说电影里见到过,总以为这是一种安乐死的极刑,无痛苦无毒副作用,现在才真真切切感觉到:这玩意,真是人间地狱的滋味啊!

“现在该说了吧。”韩星关掉电源,再次问道。

说?说什么啊说?张文天现在再也不敢嚣张了,取而代之地是一阵茫然。他倒是想说,但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想不到你骨头还挺硬的,看来要加点电压才行了。”韩星淡然笑道:“比你硬几百倍的人我都见过,但只要是人,就有嘴巴,只要有嘴巴,就会说话……”

张文天现在看向韩星的目光,已经像看着恶魔一样,双腿不住地打颤,坐的姿势都差点变成躺了。

“不至于吧。”兰若轩这会倒是有点于心不忍了,而且怕韩星一不小心把张文天弄死了怎么办?所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原则,插嘴说道:“这样是不是太残忍了,这个人渣虽然不是个东西,但是……罪不至死嘛。”

“对危险人物,不能有妇人之仁。”韩星说道:“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他能算什么危险人物啊?”兰若轩说道:“其实你想岔了,他还真不是对我有什么阴谋,只是想追我而已,虽然不可能成功,但是应该也不是动了多大的坏心眼吧。”

咦,兰若轩帮我说话了,看来终于可以脱险了?张文天心中,猛然升腾出一股生的希望,接着又不可抑制地发散了思维:她从来就没有帮过说过话,这次关键时刻,却站了出来,这说明了什么?她心里已经有哥了,只是脸皮薄,嘴上不愿意承认而已。

他越想,就越是觉得胜利的曙光就在前方……

韩星拿出一个手机,打开了一段录音:“只要想想,兰若轩那劲爆的妞,躺在床上像一匹烈马一样任我纵横驰骋,别看她平时那三贞九烈的样子,到时候在我身下,不知道有多骚*浪……”

“这是我先前去楼下收货的时候,无意间听到的。”韩星旋即关上了录音。

完了!彻底完了!张文天只感觉到万念俱灰,看着兰若轩的脸色瞬间铁青,一双丹凤眼狠狠地瞪着自己,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这种社会败类,人类蛀虫,就应该见一个消灭一个!”兰若轩差点忍不住亲自动手按下电源了。

“我们还是要讲原则,不能太过虐囚。”韩星看了看已经吓得三魂没了两魂的张文天,淡然说道:“待会可能会产生幻觉,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蒙上你的眼睛,免得太过残忍。”

说完,他随手扯过一块布,让他惊讶的,这块布正好还连着带子,简直就是现成的眼罩啊。二话不说,他就要往张文天的头上套。

“你……你……死变态!”兰若轩不由分说抢回了“眼罩”,状若疯虎,一副杀红了眼的模样……

喜欢贴身王牌请大家收藏:()贴身王牌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