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碉堡了

请相信科学!

这句话让兰若轩差点喷血,这时她才发觉自己看走眼了。本来以为这个死变态是一根筋的呆木头,无趣的很,没想到这厮冷不丁一句话,就可以让你哭笑不得,生不如死。

要真是一根呆木头,能有这样的效果吗?

“设备都安装地差不多了,我先去看看那个危险分子醒来没,要好好审查一下。”韩星开始分配工作:“你有权旁听,不过我不建议,因为场面可能不会太和平。”

听韩星这么一说,兰若轩才想起,卫生间里还绑着一个张文天呢。先前只顾着跟死变态和走私贩置气了,倒把这事给忘了。

说起来,张文天张帅哥还是挺悲催的,这两天为了搏佳人一笑,可以说是两度出生入死,结果都被因此绑进卫生间面壁思过了,佳人还把他这个帅哥给忘了。这哪是白马王子啊,待遇连青蛙王子都赶不上。

“哼,请我看都不看,有啥意思啊。”兰若轩一边梳理着枣红色的长发,一边说道:“也好,你快去,赶紧在本小姐面前消失,姐终于可以安安静静看会电视了。”

话音还没落,就听见楼下一阵喧哗,张文天手下那几十号人马,在经受了催泪瓦斯的摧残后,这会终于算是缓了过来,现在就一窝蜂的往楼上冲,一来是救人,二来,可以顺便抢人。

“你……你先别走啊……那些人要冲上来了……”兰若轩这会再也不想安安静静看电视了,走到窗口往楼下只看了一眼,顿时就紧张万分,眼巴巴地看着韩星。

“遇事要冷静,要有大将之风,慌慌张张像个什么样子?”韩星看了兰若轩一眼,说道:“你就坐在这里看电视,笑看风云淡,看看那些乌合之众又能如何折腾。”

我晕,还“笑看风云淡”!那几十个五大三粗的暴力分子要是冲进来,就像几十只狼,面对一只小绵羊,这让姐怎么冷静?

“喂,你不是我的保镖啊,就是要负责我的安全,关键时刻怎么能掉链子?”兰若轩这会倒是承认了韩星的保镖身份,但是让她绝望的是,这个死变态似乎压根就没听自己说话,自顾自就进了卫生间……

这时,咚咚咚的脚步声从楼道传了进来,动静非常之大,隐隐有股子地震的感觉。兰若轩的心顿时就提到了嗓子眼上。

天啦,这些恶棍要是冲进来,我该怎么办啊?

“快放人!”

“快开门!”

“快迎客!”

“大爷来了!”

“再不开门,爷就撞了哦!”

门外响起一阵阵起哄的笑声,兰若轩紧张到了极点,她顺着猫眼向外面一望,只见黑压压的一片人,挤在过道里,就像是电影里那种古惑仔提着刀上门砍人的场景,让人瘆得慌。

兰若轩再次搬来了一切可以移动的东西堵在门后,但她心里还是清楚,外面这么多人,要是真要砸门,无论如何都是守不住的……

“砰砰砰”,外面的人终于开始砸门了,一边砸,还在一边狂笑着起哄:“等爷进来了,你可就要接客了哦。”

兰若轩此时大脑已经一片空白了,长这么大以来,她还从来没有如此绝望过。

猛然间,“轰”的一声巨响,整个楼,都随之震颤,门外的叫骂声顿时就消失了。

兰若轩惊魂未定地通过猫眼看出去,只见楼道里飞沙走石,尘土飞扬,先前震耳欲聋的喊叫声,转化成了一大片的呻吟声,楼道里,几乎没有一个人还是站立着的,全都横七竖八躺在地上,一个个灰头土脸。一眼望去,满目疮痍,就像秋风扫过后的战场。

“天啦,死变态居然在门口安装了气体炸弹!”虽然兰若轩对军事装备不算是非常精通,但毕竟由于家庭背景的缘故,多少还是懂一些的。话说回来,就算是个军盲,看看眼前这场景,还能不明白是咋回事?

对于在楼道口安炸弹这种行为,兰若轩以前想都没有想到过,这实在是太疯狂了,只有韩星那样的死变态,才做得出这样的事情。不过他下手也算是有分寸,炸弹的威力控制在一个不大的范围里,以击倒为原则,并不轻易要人命。

一群人躺在地上,一面呻吟,一面喊冤。

“太吓人了,谁TMD没事在楼道里安炸弹啊!”

“我靠,我一辈子都没见过炸弹是什么样子的。”

“还说救人?救毛线啊,能捡回自己这条命都算撞大运了。”

听见门外的怨声载道,兰若轩总算是长出一口气,心态刚刚放松下来,却突然看见窗户外,突然冒出了一个脑袋,差点没吓得当场尖叫。

搞错没有,还两路夹击啊?

爬窗的正是那个身上纹着眼镜蛇图案的家伙,先前冲上楼道的时候,他落在了后面,刚好躲过了炸弹的攻击,也算是错进错出,正好见到窗户没有关,楼层又这么低,很容易就爬上来,于是决定另辟蹊径,来一个两路合击。

几乎没费什么力,他就爬到了二楼的窗户外,心里别提有多得意了。见到兰若轩惊恐无比地望着自己,他有一种神兵天降的满足感,挥手打了个招呼:“HI,美女,我来了!”

说完,他就抓住窗台上架着的栏杆,翻身就要进到屋子里来。他觉得自己即将以一个占领者的姿态杀进这片战场中,就像一个战无不胜的将军。

兰若轩正惊慌失措地看着纹身男的闯入,猛然间却听得“兹兹”的轻响隐隐约约传入了耳中,正翻身向屋子里迈进的纹身男,此时像是被定住了,一半身子在里面,一半身子在外面,维持着这个诡异的姿势长达三秒钟,脸色有些发白,嘴角有些抽搐,接着向后一倒,直接从二楼摔回了地面上。

隐隐约约,还可以听见他在下落前一刻流露的悲鸣声:“我日,居然有电!”

兰若轩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此时的心情了,这会她算是明白,为啥死变态叫自己笑看风云淡了,原来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

不过她还是不敢大意,赶紧关上了窗子。由于不太放心,又去后面的阳台上看了看,没想到还真有一个人顺着水管子爬了上来。

不过这家伙的运气更差,手刚刚触到阳台,就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发出滴的一声响,闪了一点红光,然后喷出一股烟雾……

“尼玛,这是房子还是碉堡啊!”

就连兰若轩本人,都觉得不敢想象,自己这百多平米的小屋,被弄得针插不进,水泼不进。回顾今晚发生的一切,感觉就像是看了一场“食物大战僵尸”的现实版。

估摸着今夜基本消停了,兰若轩这会想起韩星还在卫生间里审查张文天,害死猫的好奇心让她选择性地遗忘了先前说的“你请我我都不看。”

推开卫生间的门,第一眼就看到韩星的背影,大概是经过了惊魂一幕,现在看着这个她最讨厌的死变态,居然莫名地有了一种安全的感觉。

“杂种,最好乖乖把老子放了,磕几个响头。不要说我没警告你,我家里是开矿的,有的是钱,随时都能够找一帮人把你拖进黑煤窑里,让你人间蒸发!”让兰若轩没想到的是,她这刚刚一进来,正被五花大绑着的张文天,竟然还气势汹汹地装起逼来了……

喜欢贴身王牌请大家收藏:()贴身王牌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