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这么废啊

虾米?居然是这家伙把人给扔下湖里去的!手脚还真是利索。

从感觉上而言,兰若轩亲眼见到张文天那个烦人的牲口在湖水中狼狈不堪的情景,心情还是很不错的,按理说应该对路见不平的大侠表示感谢,不过对于眼前这个多管闲事的家伙,她也没半点好感。

兰若轩反复打量着韩星,越看越觉得头昏脑胀,这样的极品是从哪冒出来的?

“咱们认识么?”她疑惑地问道:“我的朋友里,好像没有你这种非主流的吧。”

“我对做你的朋友没有兴趣。”韩星站得很直,像一株挺拔的松柏:“我的任务,只是保障你的安全。”

“喂喂喂,越说越离谱了还,我的安全关你什么事,你是哪只啊?”兰若轩有些生气了,她觉得眼前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简直就是神经病。

她气愤地双手叉腰,一张小嘴嘟得老高:“你是不是有点妄想症,该去五医院看看了。”

“哪个狗日的把老子撞进湖里的?”这时,在湖中扑腾了半晌的张文天,终于艰难地爬上了案,此时的他活脱脱一副落水狗的模样,一身顶级名牌休闲装,此时已经薄的像纸片一样贴在身上,头发湿漉漉的搭在前额,其间还夹杂着几根绿色的水草,要多狼狈有多狼狈,哪还有半点白马王子的影子?

从小到大,张文天还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何况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有很多他的粉丝,还有他爱慕的女人,这口气要是能忍下,那就不是张公子了。

“是谁干的?尼玛不要命了!有种的给老子站出来!”张文天气急败坏地大叫:“看老子打不死你!出来啊,有种的再把老子扔下去啊!”

话音还没落,韩星就伸出手,像老鹰捉小鸡一般,将张文天整个提了起来。紧接着又是“噗通”一声,刚刚上岸的张大公子,如他所愿,又一次与湖水亲密接触。

所有人都被深深的震惊了,一个一米八几,一百五十斤的大男人,被这家伙单手提着,连一点挣扎的余地都没有,而这家伙的神态明显还很轻松,这是什么样的变态啊!

围观的人群,立即炸开了花。

“我认出来了,这家伙先前在宿舍楼下出现过。”

“我靠,直接把慕老师推倒了的啊,这人是个疯子啊!”

“虾米,推倒慕老师?太黄太暴力了!”

“别说了,赶紧溜吧,疯子杀人是不犯法的!”

原本还围得水泄不通的人群,瞬间就消散了大半。

“呃,小妞们,此地不宜久留,先撤吧。”兰若轩吐了吐香舌,赶紧招呼几个小姐妹趁乱闪人了。

一溜小跑之后,兰若轩与几个小妞在宿舍楼下分了手,她在校外租了一套三居室,还特意花了不少钱重新装修了一番,享受着腐败的小资生活,别提有多舒服了,自然是不愿意住学校那简陋的窝了。

走出校门没几步,兰若轩的眼皮就跳了几下,一种很不妙的预感袭上心头,转头一看,差点没崩溃:那个暴力分子居然跟上来了!

兰若轩眉黛深蹙,心里突然没来由地有些紧张,这对她而言,可是从未有过的情绪。以她生活的环境,从小到大,什么事都是顺风顺水的,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害怕,但现在,后面跟着这么一个变态,她的心里有些发虚了。

她撒开脚丫子一阵狂奔,然后在校外的大街小巷之间来回穿插,半晌之后才万分疲惫地停了下来,一边抚着胸口大口喘着粗气,一边慌慌张张回头观望,没见到那个该死的身影,心里总算是有些得意:哼哼,还好姐地皮熟,跟我斗?

“你这素质,离达标差得太远,比残废好不了多少。”一个军用的旧水壶递到了兰若轩的跟前,韩星的身影瞬间出现在她跟前,让她的心里防线彻底崩溃。

“你到底要干什么?”兰若轩也懒得跑了,一把拨开那碍眼的水壶,咬牙切齿地说道:“我警告你,如果你以为我好欺负,那就大错特错了!”

“我的任务本来只是保障你的安全,仅此而已。”韩星耸耸肩,撇嘴道:“不过鉴于你的素质实在太差,极有可能增加我的工作难度,所以我并不介意帮你开展一下特训。”

兰若轩的脸都气绿了:这什么乱七八糟的啊。最可恨的是,听这家伙的语气拽得不行,话里行间透露的意思,姐似乎是拖后腿的!

“本小姐没功夫跟你闲扯淡,我要回家去了。”兰若轩一脸紧张地说道:“我郑重警告你啊,别跟过来,否则对你不客气!”

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兰若轩再次发足狂奔,一口气跑回了自己的三室一厅,“砰”的一下重重关上大门,赶紧反锁,顺带带上拉链。想想还是不保险,又把门边的鞋柜拉过来顶住了门,接着又把所有房间的门窗紧紧关上。

在重重关上厕所的窗子后,兰若轩终于长出一口气,顺手从厨房的冰箱里拿出一瓶依云水,心情愉悦地轻哼着小曲,回到客厅,正准备打开电视,靠在沙发上放松一下紧绷的神经,赫然间却看见那个阴魂不散的身影,此时正端坐在沙发上,还冲自己招了招手。

“你……你……你是怎么进来的?”这一刻,兰若轩的魂都快吓飞了。

韩星根本就不屑于回答这种弱智问题,只要愿意的话,戒备森严的基地都能来去自如,要是被这扇小门拦住,干脆买块豆腐一头撞死得了。

“你……出去,赶快……出去!”兰若轩的心情紧张到了极点,语无伦次地喝道:“再不走……我…….我动手了啊……我很厉害的……我不是打不过你……只是姐以德服人……动口不动手……”

“原本我还以为你只是身体素质差,没想到还有生理疾病,看来这个任务果然不简单,哎,上了兰老头的恶当啊!”韩星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道:“不过你放心,我好歹懂点医术,治好你的结巴,问题应该不大。”

“咳咳!”兰若轩一口气卡在气管里,一个劲的咳嗽,脸色涨得通红,愤怒到了极点,不问青红皂白,直接弯腰抓起套在脚丫子上的拖鞋,径直就对着韩星扔了过去,韩星根本就没伸手格挡,只是轻巧的一闪,拖鞋就直接砸到了墙壁上镶着的大幅艺术照,好死不死地在兰若轩那绚丽绽放的玉容上留下了一排鞋印……

“啊啊啊啊啊!”兰若轩出离愤怒了:“我就不信没人治得了你,不要怪姐心狠手辣了!”

她迅速拨通了一个电话。

“我说小公主,急吼吼的找我啥事啊?”很快,电话里就传来一个嬉皮笑脸的声音。

“兰宇啊,我被一个变态缠上了,你赶紧带兵来帮我啊!”兰若轩一边说,一边瞪着坐在沙发上的韩星,示了一下威:我哥可是部队上的少校,弄不死你!

“老哥的名字你也随便叫,没大没小。具体说说,哪个不长眼的敢招惹姑奶奶你啊?”

“谁知道从冒出来的一个死变态啊,一直跟着我,说什么要保障我的安全,莫名其妙。现在还闯进我的屋子里了,兰宇你快点过来收拾他啊!”

“什么!这么快就来了!妹妹我问你,这个人是不是一身旧军装,戴着钢盔,长得挺帅的?”

“是啊,是穿的很非主流,不过这长得帅么,我严重不同意!”兰若轩一边说,一边好奇地认真打量了一下韩星的面孔:咦,还别说,抛开这身装扮不说,单论相貌,还算是有棱有角,有股子英气。

当然,这只是客观评价,兰若轩主观上是绝对不可能承认的。

“呃,妹妹啊,我很遗憾的告诉你,你这个忙我是帮不上了,这家伙的确是老爷子安排的。”

“什么!”兰若轩的尖叫声顿时高了八度:“这是老兰安排的?怎么都没跟我商量?”

“有你这样称呼自己爷爷的?要是让别人听了去,会笑话我们没家教的!”电话里的声音顿时有些严肃。

“什么嘛,老兰自己都不介意我这么叫,再说你也可以跟我一样啊。”兰若轩撒娇道。

“得了,就你这个小孙女有特权,谁叫老爷子最疼你呢,我要敢这么叫,估计早就缺胳膊断腿了。”

“哼,老兰这事做得不地道,回头我一定要跟他理论理论。”兰若轩的剪水双瞳滴溜溜一转:“对了,给我讲讲,这个死变态是啥来头?”

“呃,这可是个神秘人物,他的档案,连我都没有权限查阅,只是听老爷子说过,这家伙似乎很不争气,从被寄予厚望的王牌,到连最基本的标准都达不到,只用了一个月时间,所以被扫地出门了。我估计老爷子是照顾他,所以给安排了一个工作,跟着你吃香的喝辣的。”

“嗯哼,居然这么废啊!”兰若轩看向韩星的眼神,一下子就从紧张转化为得意了,还带着几分狞笑的意味:“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挂断电话后,兰宇迅速拨通了一个绝密的号码。

“爷爷,他已经到了,我按照你设计的说法告诉了若轩。”兰宇毕恭毕敬的说道,本想再说点什么,却欲言又止。

“嗯。”电话那头传来威严的声音:“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没……没什么……”尽管只是通过电话,但身为少校的兰宇却感觉到一股巨大的震慑力。

“想问就问,扭扭捏捏干什么?”电话那边传来的轻斥声,差点让兰宇抓不稳手中的电话。

“是,我想问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他,那件事他并没有做错!”兰宇鼓足了全身的勇气,大声问道。

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却很轻:“与对错无关,他需要一个更大的舞台,不,是更大的舞台需要他……”

喜欢贴身王牌请大家收藏:()贴身王牌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