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何方神圣

人群一哄而散,少年拉住一个跑得慢的牲口,终于从这个双腿筛糠的家伙口中套出了一些有用的信息:原来这里的最高长官,应该称之为校长,办公地点在西侧的行政楼。

少年很快就到了行政楼,根据挂在大厅墙壁上的机构分布图,径直上了顶楼,一眼望去,在走廊的另一头,有一间独立的大办公室,一块金光闪闪的牌子熠熠生辉:校长室。

不过校长室的大门却是紧闭着,门外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反倒是走廊这头挺热闹,“副校长室”,“党委副书记室”,“校长助理室”的牌子一溜烟的排开。最醒目的是校长助理室的门外,有一张联排的四人座椅,看来是排队候见的所谓冷板凳。不知是因为上门的人太多,还是故意拿捏架子,或者是两者兼而有之。

此时椅子上虽然只有一个中年男子,不过那体积倒是差点占了两个位置。这人一张国字脸,头顶微秃,油光水亮的前额紧蹙着,闷头抽着烟,手上攥着一张报纸,偶然心不在焉地扫几眼,余光始终焦急地注视着侧后方的门。

整栋大楼的中央空调效果很好,过道里也非常凉爽,但这人身上的衬衫已经被汗水打湿,手中的报纸也被掌心的汗所浸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让他紧张到了如此的地步。

少年好奇地探了一眼,见报纸上的头版标题十分醒目:《惊爆容西大学招生丑闻,一名考生档案被莫名顶替》。

“你是什么人?在这里鬼鬼祟祟干什么?”中年男子这时才发觉了少年的身影,心中憋着的一股气正好发泄而出。

“我要见校长。”少年回应道。

中年男子上下打量了一番,见到少年的这身土的掉渣的行头,心中极度鄙夷,他昂起头,别过脸,带着十足的优越感,趾高气昂地冷哼一声:“你这种乡下来的土包子,有什么资格见校长?我告诉你,在我的地盘上,就要守规矩,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还不快滚!”

“李主任,你怎么还在这啊?我不是告诉你,吴校长出国考察去了么?”这时,关着的门打开了,一个身材高瘦,******的中年男子站在门口,眼色很是冰冷。

“余哥,我这个人你是知道的,没别的优点,就是尊重领导。”尽管贴上了冷屁股,但李主任丝毫不以为意,一改先前趾高气昂的姿态,娫着热脸就贴了上去。恭恭敬敬地敬了一支烟,忙不迭地捧着打火机为对方点燃。

“李主任,你的心情我理解,但一切都要按程序办嘛,等校长回来后再说。”余助理神态倨傲,冷冷地打着官腔:“这层楼有许多学校领导,我们是不是应该为各位领导营造一个安静的办公环境?”

“我哪敢打扰领导们的清静呢?都是这个不懂事的土包子。”李主任手指着少年,忙不迭地说道:“我一定会严肃处理!”

余助理这时才注意到李主任那身肥胖身躯后面的少年,一见这身行头,心中一凛,一把拨开碍路的李主任,主动伸出双手:“这就是韩星同学吧?老弟啊,可把你盼来了!欢迎加入容西大学这个大家庭!”

什么情况?

李主任的大脑瞬间当机:这还是那个倨傲冷面的余助理么,先前还跟个冰块似的,现在就差没笑开花了,张口就是称兄道弟。

难道说,这个土包子有很深的背景?

“我是韩星。”少年点了点头,说道:“我要见校长。”

“呵呵,实在不巧,吴校长出国了,我是校长的助理,余晓光。你来报道的事,校长在出国前反复交代了好几次,让我一定要做好接待工作。”余晓光热情地握着韩星的手:“就在刚才,校长还打了一个国际长途,问你到没到呢。”

一旁的李主任直接石化了:天啦,这扮猪吃老虎的衙内究竟是什么来头啊,居然如此得校长的重视?招生丑闻这么重大的事,要等他回国再说;一个新生入学这么小的事,居然专门打国际长途反复交代!

韩星,韩星?这个名字没听说过啊……作为负责招生工作的主任,老李可以称得上是富二代的活字典,背景越深的越记得牢,但韩星这个名字,挖破头皮也想不起来。

“别在外面站着了,快请进我的办公室坐坐,喝口茶水。”余晓光满面热忱地邀请韩星进屋,转眼又冷冷地扫了呆若木鸡的李主任一眼:“还有事?”

李主任像是抓住救命稻草,做最后一番努力:“外面谣传档案作假的事,我完全是被冤枉的,余哥你一定要帮我联系下吴校长,我要向领导汇报工作。”

“这件事件正闹得沸沸扬扬,极大的损害了学校的形象,我们会请警方展开调查的。”余晓光的语气有些不动听了:“要相信组织,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

“唔……唔……不要……”余晓光的话音刚落,李主任就发出了一阵闷哼。

余晓光定睛一看,大吃一惊,就一眨眼的功夫,只见李主任那一身肥肉,片刻之间就被五花大绑,死死地套在了椅子上,钢丝一般坚韧的绳子,勒住那胖子大气都出不了一口。

而他身后的韩星,优哉游哉地将绳子打了一个结……

余晓光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这是什么样的身手啊!李胖子这两百多斤的体重,一秒钟就绑了个结结实实,连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哪怕杀只鸡,也没这么轻松的吧。

更想不通的是,说绑就绑,也没个原因?

“不是说要调查吗,我有一百种办法让他开口。”韩星轻描淡写地说道。

余晓光瞬间石化,李主任更是心如死灰:天啦,这究竟是何方神圣啊?自己怎么就这么不开眼,惹上他了?

“这个……还是从长计议吧……”余晓光话还没说完,就听韩星极具紧迫感的回答:“贻误战机乃兵家大忌,给敌人喘息之机,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还有一句话,放在心底没说出来:这么犹犹豫豫的,要是让你去到我以前的环境,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余晓光只感觉到头昏眼花,他在容西大学呆了这么多年,可以说是阅人无数,但像韩星这样的人,以往不仅没见过,甚至连想都没想到过。

“调查的事,还是交给公安机关吧……”余晓光试探性地提出了自己的一点不成熟建议。

见对方如此优柔寡断,韩星也懒得管这闲事了,反正自己的任务里,没有这一项。只见他手一抖,根本看不清是什么动作,五花大绑的李主任就从生不如死的境地里解脱了出来,横倒在椅子上,一个劲吐着粗气,身上被勒出的红痕还清晰可见……

余晓光急忙将韩星请进自己的办公室,迅速关上了门,拿出最好的茶叶,一边泡茶,一边信口聊天,想套出点话来。

实际上不仅是李主任对韩星的身份感到好奇,余晓光心中的疑惑,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为吴校长服务了多年,可以说是嫡系心腹,说句不好听的,哪怕是吴校长的亲儿子,都未必比他了解吴老的性格。

吴校长是国家科学院的院士,德高望重,桃李满天下,高官见了他,都要恭恭敬敬叫一声老师,可见地位之崇高。他的性格像是最典型的知识分子,很有些清高,容西大学这么多年来,不知来了多少权贵弟子,他绝少亲自打招呼。

但为了这个韩星,他居然反复交代了好几次,结果还不放心,甚至还打国际长途亲自过问……

究竟是什么样的背景,能够担得如此待遇?

“你问我校长的事?你没病吧?要不是听你说,我还不知道他姓吴。”韩星越发觉得这个余晓光婆婆妈妈,脑子还不太灵光。

余晓光被呛了一口,也不敢有半点不满的表示。他从抽屉里拿出一把钥匙,迅速打开了角落里的保险柜,摸出一个鼓鼓的文件袋,送到了韩星面前。

“入学手续早就办好了。这是校长亲自吩咐下来,为你制作的档案,请过目,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补充的?”

如果李主任此时在场的话,只怕会被刺激地昏死过去了:自己只不过是略微修改了一下某个考生的档案,让他顶替了别人上大学的名额,就把自己送上了风口浪尖;而这韩星的档案,压根就不是修改,而是无中生有……最夸张的是,这还是校长亲自吩咐……这尼玛什么世道啊!

韩星打开文件袋,随意看了看。这份档案做的非常齐全,从小学一路伪造到大学,每次期末考试的分数都应有尽有,甚至还安排他当了三次三好学生……最巧妙的是,在家庭背景的设计上,给他安排了一个偏远山区,没见过世面。这正好为他目前与都市生活格格不入的风格做了最好的掩护。

“为了这份档案,老哥也算是费了不少心思啊。”余晓光话语中有些邀功的意味:“你知道的,这种机密文件是很难操作的。”

话音刚落,只听“啪”的一声,蹿起一串火苗,很快将文件袋烧的只剩下灰。保密文件阅后即毁的习惯,韩星保持的极好。

余晓光欲哭无泪:这不是国家机密,是学生档案,要存档的好不好!

(很感动,居然还有一些老朋友记得我。想起以前那些并肩战斗的日子,真是令人唏嘘啊。这又到周一了,是否再一次冲冲榜?咱的要求不高,能上分类新书榜就满足了,几十百来票的事,拜托大家了!)

喜欢贴身王牌请大家收藏:()贴身王牌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