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冰山女神VS诡异少年

“看见没,那就是咱们容西大学里最有魅力的女人!”

当慕念秋从牲口们的宿舍区穿过时,总是会吸引无数的眼球。

尽管只是一身很简单的黑色职业装,但紧紧包裹在她1米75的窈窕身材,却难掩那前凸后翘的劲爆曲线,特别是那双让极品名模都自惭形秽的完美长腿,在黑色丝袜和高跟长靴的映衬下,更是勾勒出惊心动魄的线条。

绝世妖娆!

牲口们不是没见过美女,容西大学里也有所谓的“红颜薄命,祸国殃民”风云榜,但论起魅力,24岁的慕念秋所展现出的成熟魅惑却是那些还略带一丝青涩的学生无法比拟的。更重要的是她身上散发着一种很强势的气质,那种让人难以逾越的距离感,使得她犹如冰山女神一般,充满了谜一样的诱惑,又平添了男人征服和攀登的渴望。

要是放在古代,一准就是丢掉江山的祸水!

更让牲口们津津乐道的,是她的那堪比明星般尽人皆知的光环效应。

她的经历,就像是一部最典型的天才成长日记,15岁便考入了举世闻名的哈佛大学,16岁便自学完成了所有课程,然后继承了这所大学最杰出的一帮天才的优秀传统,辍学回家创业,短短几年,便创建了一艘商业航母。

国家电视台的“财富人生”栏目,曾经为她做过一次专题,一举破了收视率的记录。完美的外貌,优雅的谈吐,出众的才华,以及那强大的气场,让无数少年将她视为心中的偶像,与那些红遍大江南北的明星不同的是,她不但拥有绝不逊色半分的名气,更是重新定义了集地位,美貌,财富,才华于一身的“完美女神”概念。

当这样一个身影出现在容西大学中,可想而知,对牲口们而言,真有一种梦幻般的感觉。

“擦,要是能跟她来个那啥一夜的,老子宁可少活十年啊!”

“就你这**丝样,还是别做梦了。没看见经常都有高帅富的公子哥送法拉利,送兰博基尼,结果怎么样?人家根本看不起。她上个月突然到咱们学校当老师,跌破了所有人的眼镜,她这潭水,没人知道有多深啊……”

“这样的人,为啥要来当一个大学老师?”

“靠,你以为我是江湖百晓生啊,那个圈子哪是我们能触及到的。”

慕念秋优雅地踱着步,高跟长靴在地上敲击出啪嗒啪嗒的声响,一如既往的强势而自信,但她心底深处却有一丝无奈。

谁能想到,一个众星捧月的天之骄女,居然告别了以前显赫的生活,来这里做一个默默无闻的普通大学老师?不同于小说里那些牛逼透顶的高手,功成名就之后总喜欢玩点低调,说什么大彻大悟,厌倦了权力争斗……她现在才24岁,正是一个女人最黄金的岁月,事业也正在上升期,要不是跟家里闹翻了,以她如此强势和独立的性格,鬼才愿意当个江湖散人呢。

至于跟家里闹翻的原因,则是充满了正义的,至少在她看来是这样——为了捍卫自己的人生!

简而言之,就是两个字——逃婚!

她小时候就已经被长辈订下了一门婚事,这种事情在她生活的那个圈子里,实在是正常不过的事情,但偏偏她强势骄傲的性格注定她不愿意让她的人生偏离她自己的掌握,联姻这种事让她很难接受;更难接受的是,那个当了她十多年名义上的未婚夫的家伙,今年才18岁!

小了自己整整六岁!

更更难接受的是,这个名义上的未婚夫,自己居然从来没有见过面!呃,准确地来说,见过一次,那是自己10岁生日的时候,很悲哀地跟一个4岁的小正太成为了名义上的夫妻。从那天之后,那个杀千刀的小正太就人间蒸发了……过了十多年,本来自己都已经把这事忘了,谁知一个月前,不苟言笑的老爷子突然春风满面地说那个家伙很快要回来了,还乐呵呵的拿了一张照片给自己看……

换个普通的女人,或许也就认命了,毕竟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家族,实在是难以想象。大不了婚后阳奉阴违,各玩各的。这种状况在圈子里不知凡几,数不胜数。

但强势而独立的慕念秋,怎么可能接受这么荒唐的婚姻?她不允许别人来操控她的人生,她觉得自己站在正义的一边,要与腐朽而邪恶的封建婚姻做艰苦卓绝的斗争。

斗争的结果,就是现在这样。她到现在都想不通,一向最疼自己的爷爷,就连当初自己从哈佛辍学这种在大家族眼中离经叛道的行为,他都没多说一句;但却为了这个不相干的外人,却是将自己赶出了家门……

她觉得自己现在简直是到了人生的最低谷,惨绝人寰。生活节奏奇慢无比,整天无所事事,没有理想没有目标,以前那些围在自己身旁的追求者们现在更是肆无忌惮,跟苍蝇似的,而学校里的牲口们也不是让人省心的货……基于这种糟糕生活,对于正太未婚夫,她的心里别提有多反感了。

慕念秋正郁闷着,耳中却又传来牲口们的口哨声。

“老师,咱们能不能一起谈谈理想和人生?”一个胆大的牲口在众人的怂恿下,很勇敢地搭讪,引起一阵起哄声。

起哄归起哄,但牲口们都明白,这种搭讪对于冰山女神而言,是一种很无聊的行为。但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慕念秋居然回话了!

“可以。你是信息系2012级二班的吧,我记住了,等你的高数明年重修的时候,咱们慢慢谈。”

尼玛,要不要这么狠啊,哥连高数的书都没翻几次,就已经被叛了死刑了……冰山女神果然超级强势,无法接近。要命的是,哥就去过一次课堂,居然被她认出是哪个班的了,记性要不要这么好啊!

这么妖孽的绝世魔女,真不知道要什么样的大侠,才能将其降服,斩于马下……

照理说,牲口的这种行为虽然幼稚,但也算不得罪大恶极,换个女人,说不定心里还有那么一丝丝小虚荣;但很不巧的是,慕念秋对幼稚轻浮的年轻人相当看不惯,特别是小了自己六岁的……

“现在的少年真是太浮躁了,就不能沉稳点么!”慕念秋在心里叹道。

举目四望,环顾了一下自己现在的生活环境,她越发觉得人生灰暗。

突然之间,她的目光凝固住了。

一个很诡异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中。

这是一个很难用语言来形容的少年,看起来很年轻,但感觉又带着一股子沧桑,大热天的穿着一件厚厚的迷彩服,而且明显穿了很多年,都已经褪色了,看起来非常土鳖。背着一个很大的墨绿色行军包,脚上蹬着厚实的大头皮靴,头上还罩着一个钢盔。

更让人崩溃的是,这家伙胸前的口袋上,还夹着一只钢笔。

这都什么搭配风格啊!莫不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复古流?

“这哥们是来唱戏的么?”

“嘿,军训早就结束了,衣服已经被人收走了,你来晚了一步……”

“修钢笔的么?不好意思,现在都用键盘,不写字了。”

牲口们对这个怪异的年轻人品头论足,慕念秋却全然没有了思维,脑子里一片空白。

天啦,这家伙来了!

照片上的那个家伙!

没错,绝对没错!她敏锐地注意到这个家伙的眼神,看似很木讷,但却充满了穿透力,他的目光看似四处游移,但准确地说,更像是在细细扫描,一栋栋宿舍楼,在他眼里,仿佛是一座座碉堡……

这个家伙的气质,实在是太与众不同了,但这种与众不同,与校园的整个环境,实在是太过格格不入了!

没错,就是那种气质,自己长这么大以来,只在那张照片上,看到过这种气质……

慕念秋先前还概叹现在的年轻人太浮躁,不沉稳,但现在这个沉稳过头的年轻人,却瞬间就让她的世界崩溃了…….

“他来这里干什么?还想纠缠我?”

“他难道不知道这种死皮赖脸的嘴脸很丑恶么?”

慕念秋正在纠结着,却见那家伙已经走到了自己的跟前,劈头盖脸地问了一句话:“这里的最高长官在哪里?”

他的语速很快,铿锵有力,也因此显得有些生硬。对于向来在甜言蜜语中泡大的慕念秋而言,这种语气的询问,显然很失礼,这更加深了慕念秋对他的成见。

不过一个念头瞬间闪过慕念秋的脑海:他好像并不知道我是谁。

很好,赶紧将他打发了,绝对不能跟这家伙产生什么交集了!

“如果我是你,绝对不会哗众取宠来引人注目,这样很无聊。”慕念秋清冷地说道。

“如果我是你,绝对不会站在这么危险的地方,这样很愚蠢。”少年很认真地回应道:“如果楼上有狙击手,你所处的位置无疑是最佳的打击目标!”

慕念秋彻底无语,围观的牲口更是险些崩溃。

“我了个擦,什么才叫极品啊!”

“这种泡妞的套路,起码落后二十年啊骚年!”

慕念秋正想讽刺一句,蓦然间,一股巨大的力道突然袭来,一个身躯迎面扑了上来……

他想干什么?慕念秋的心中充满了震惊!更让她震惊的是自己的拼命挣扎居然一点效果都没有。她练了多年跆拳道,三五个壮汉根本近不了身,但现在却不堪一击。修长妖娆的娇躯像落叶一般翩然倒地,被一副身躯紧紧地贴住,从未被男人碰过的娇躯像弹簧一样紧绷着,这是一种下意识的自我保护的反应,但在摩挲之间,一股从未有过的些许热浪也自然而然地慕念秋的体内流过,像是中了微弱的电流一般,身体略微发软。

慕念秋的大脑一片空白,直到耳边传来一个清脆的响声……

“天啦,这是怎么了?”

“我眼睛没花吧,这厮把慕老师强推了!”

“我靠!光天化日耍流氓!”

“竟敢亵渎我们的冰山女神,干死他!”

一群牲口怒不可遏的冲了上去,最前面的牲口顺手还抄了一块砖头,正要往少年后脑勺砸,倏忽之间,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就对准了自己!

“面对恐怖袭击,第一要诀是保持秩序,如果你还想活命的话!”没人能够看清怪异的少年是以什么样的速度站起身来,只看到他严肃的神情,让人心底生寒。

我靠,这家伙是个什么变态!

虽然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一把仿真的玩具枪,但不知怎么的,迎着这家伙的眼神,被枪顶着的牲口吓得差点尿裤子,后面的牲口则条件反射般的拿出手机,准备偷偷报警。但一股无形的压力却使得拇指不听使唤……

这时才有人注意到,慕念秋正横躺在地上,旁边有一个破碎的啤酒瓶,顿时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恐怖袭击”!不知道楼上哪个缺德鬼扔下来的,也亏得是这诡异的家伙反映奇快,否则慕老师这绝世妖娆,可就脑袋开瓢了!

“慕老师应该没受伤吧,怎么躺在地上不起来了?是不是昏迷了?”

慕念秋闭着眼睛躺在地上,耳边传来七嘴八舌的议论声,更是紧张地使劲闭紧眼皮。如此混乱的局面,让她不知道如何面对,干脆就不面对,等那家伙走了再说。

感觉到有一根手指在探自己的鼻息,她索性心一横,仗着有点功夫底子,玩起了闭气的把戏。

现在就算是雷劈到身上,都打死不睁眼。

“慕老师怎么了?没事吧?”

“赶紧送医院啊!”

耳畔传来牲口们的大呼小叫,慕念秋长出一口气。

少年面色有些凝重,严肃说道:“时间就是生命,等不及了,我来人工呼吸!”

话音未落,原本准备五雷轰顶也不睁眼的慕念秋,瞬间有一种万念俱灰的哀伤。只见她飞速站起身,顾不得整理散乱的长发,直用皮包捂着脸,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狂奔而去。由于蹬着高跟鞋,还差点崴了脚。

强势而自信的慕念秋,从来都是从容不迫,何曾如此狼狈过?

诡异的少年皱了皱眉,有些疑惑:这么急着走,连脸上划的伤痕都不在乎了?她难道认为伤疤也是女人的勋章?真是勇敢!

哎,难怪兰老头说,女人是奇怪的生物,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不可理喻。

管她的呢,不求我治算了,还省得我走一次背运。

这宝贝现在等级还很低,慢慢来呗!

少年从上衣口袋里拿出那只无比拉风的钢笔,放在手中掂了掂……

a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

喜欢贴身王牌请大家收藏:()贴身王牌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