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怕你吃亏

“师父,您太冲动了,您怎么能真答应跟韩根允斗医呢?而且,就算斗医您亲自上场就好了,干嘛叫这个保安替你斗医,他这不是输定了吗?到时候,您要当面道歉,并承认配药术是韩国的,唉,我们配药术一脉可就成为华夏中医界的耻辱了!”

“不行,他张扬何德何能可以替您出手,真要斗医,也是我王志替您出手,配药术的理论知识我都学的差不多了,真要斗起啦,不见得我一定就会输给韩根允!”

王志上车后还在喋喋咻咻个不停,因为几人都喝了酒,所以只能劳烦代驾了,正好张扬,秦思懿,王志三个男人都坐在后排,秦思懿就坐在中间位置,一路就被王志这么念叨了过来。

“王志,你再啰嗦就给我下车!你是我收的第一个徒弟,我跟你爹是拜把子兄弟,当年他把你带到我跟前,我可是全心全意的传授配药术给你,可你看看多少年了,一千零七十二味药材的药性你全部记清楚了吗?我常年开的这些药方,你记住了多少?开药的剂量跟病情的轻重以及跟病人的身体体质关系,你搞清楚了多少?人家韩根允只用了两年时间,就把这些东西全部摸清楚了!你还想跟人家比,提鞋都不配!一想到这我就头痛!”虽然秦思懿恨不得生吞了韩根允,但是对于韩根允的才华,秦思懿也不得不佩服!

顿时,王志焉了一半,不过还是小声的嘀咕道:“我不行,难道这个保安就行吗?”

秦思懿白了一眼王志,正想说话时,突然脸色一变,对着坐在副驾驶的秦琴喊道:“药,快把我的药箱子拿过来!”

没有多想,秦琴赶紧将秦思懿寸身不离的药箱子递到了秦思懿面前,只见秦思懿麻利的打开药箱子,拿出一张白纸铺在上面,然后从各种瓶瓶罐罐里面倒出些许粉末,红蓝绿各种颜色都有,可混在一起后就变成灰不溜秋的了。

接着,秦思懿将这些配置好的药粉倒入了一瓶温水中,摇晃几下,就要喝下去的时候,却见突然一只手握住了水瓶,秦思懿用力掰了两下,硬是没有掰开!

这时,秦思懿才开向这只手的来源。

“张扬,你要干什么!我父亲有心脏病,高血压,你干嘛不让他吃药!”前排的秦琴看见张扬的所作所为,不禁眉头一皱开口说道。

然而,张扬却是淡然一笑,没有解释什么,直接抓起秦思懿手中的水瓶,将里面的药液全部往窗外倒去!倒的一干二净之后,张扬才重新将水瓶拿回车内,放到秦思懿手中。

“嘿,我说你小子以为自己能打,就能没大没小了,连师父的药都敢倒掉了!”王志隔着秦思懿,也是对着张扬叫嚣道。

倒是秦思懿,当他看到张扬的眼神时,却不敢跟张扬对视,咽了咽口水,却不敢说什么,将水瓶放回药箱子盖了起来。

。。。。。。

“现在,我就正式教你配药术!世界万物,相生相克,任何病都能看作是人中了毒!配药术的原理就是用药去克制人体内的毒!比如,有人被蛇咬了,此时那人体内就多了一味蛇毒,我们只需要配出一副可以跟这蛇毒相克的药剂,病人一旦服下,体内的蛇毒马上消失,这样病人就可以好了!其他病,比如风湿,是中了风毒,我们要配出克制这种‘风毒’的药就行了!同理,高血压、冠心病等等这些病,都可以当作是中毒,而配药术就是解毒!”

“这一千零七十二味药,有上万种配法,也就是说,可以解开上万种毒,也就是说,只要配药正确,这世界上的病理论上来说都能治!”

“自古有句话,是药三分毒!尤其是配药术这种‘以药攻毒’的方法,一旦药的剂量过重,那么将会造成中了另一种毒的后果,体质的不同,病情的不同,都可以看作是体内‘毒性’的轻重不同,配药时一定要按照病情来!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会那么在乎那些药材剂量!”

张扬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解毒’的说法,不过,这跟道学里面的‘五行相生相克,阴阳调和方能生生不息’说的是一个意思,整整一个上午,张扬才算搞清楚了配药术的基本理论!

不过,这配药术比起张扬在山上学的中医术,需要记住的东西更多,一千多味药材单独的属性还算好记,但是,将这些药材分别配在一起,药能变毒,毒能变药,千变万化!就秦思懿手中,便有上万个方子,如果还要因病情轻重而分出剂量,这需要记住的东西实在太多了,难怪记忆力非常不错的王志跟着秦思懿学了这么久,还没有单独治病的能力!

而还在那抓药的王志看到整天埋在药方堆里的张扬,心里却很不是滋味,当年他记这些药方的时候,已经跟着秦思懿学了六年的辨药术,而张扬居然在第二天就可以看这些药方。

这就像一个小师门,王志跟着师父六年才能见识到门中的高级秘技,可这个新进来的小师弟,第二天就跟见着这些高级秘技了,心里不平衡那是肯定的!

而且,王志在这方面还没法使坏,比如故意该几张药方,让张扬以后关键时候用错药之类的,因为张扬一个月后要替师父去斗医,王志虽然不认为张扬可以赢,但他打心眼里也不想张扬输,如果配药术被说成是韩国的了,那自己这‘药王亲传弟子’的含金量瞬间没了!

下班后,王志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接通后,王志嗯了几声便快速离开。

医院旁边的一家咖啡店内,一男一女坐在包厢里。

“小蜜妹妹,什么事赶紧说,搞的跟偷情似的,我可受不了!”王志对着面前一位穿着十分性感的女子说道,虽然这个女子长相不差,而且她身上那件黑色蕾丝群若隐若现的,可王志可不敢乱瞄。

“志哥哥,难道你就这么怕我吗?这里就我两人,发生什么事情也没第三人知道哦!”这个性感女子,正是范蜜。因为她是医药代表,而王志父亲亲自把关所有药材的采购,所以王志跟她经常见面,不算陌生。

说着,范蜜端着一杯红酒,往王志身边坐了过去。

看到范蜜靠近过来,王志本能的往旁边退了一退,他常年接触中医,学习华夏古文化,所以对于范蜜这种类型并不太喜欢,而且,谁都知道她跟龙家有关系,王志可不想狐狸没吃着还弄一身骚。

“小蜜妹妹,有话咋就直说好吗?如果你再这样,我可走了!”王志脸色紧绷着说道。

“唉,真是没趣,我又不是母老虎,看到我这么怕干嘛!好吧,既然你要我直话直说,那我就直说了!你们医院那个保安队长太可恶了,你帮我炒了他!院长的儿子炒一个保安队长,小菜一碟吧?”范蜜几乎是贴在王志身前说道。

闻言,王志却一脸疑惑之色,这个张扬才来医院几天,跟秦琴眉来眼去的就算了,毕竟张扬要跟秦琴父亲学配药术,两人认识还算正常,可张扬跟这个范蜜又是怎么扯上的?这小子难道天生就犯桃花运吗?不过,这次看起来不是桃花运,而是桃花劫了!

“你说的不是那个新来的保安队长,短头发,动起手来眼神挺凶的那个保安队长?”接着,王志又将张扬的外貌形容了一遍。

“正是!没想到志哥哥还会认识这种级别的小角色啊!”范蜜笑着说道。

“得了,我就实话跟你说吧,我是没办法把那小子赶出医院,要是可以的话,我昨天就让他打包滚蛋了!”王志直截了当的说道。张扬现在可是秦思懿身边的大红人,自己赶走他,先不说赶不赶的走,要是秦思懿知道了,非得给自己板子不可!

顿时,范蜜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一个小保安都这么难对付?连在医院里张扬跋扈惯了的院长儿子都没办法对付?而且,这个王志难道就一点也不吃醋吗?医院谁不知道王志在追秦琴!而昨天看秦琴跟那个保安,似乎并不止保安跟副院长的关系吧!可看王志的表情,不像是不知道那个保安,那这就奇怪了,为什么王志居然说没办法赶走这个可能要跟自己追求的女生发生不正当关系的保安呢?

既然赶走那个保安不行,那就得想其它办法了!于是,范蜜脸色一冷,开口道:“那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帮我把他约出来!”

闻言,王志看了看范蜜,开口道:“这个容易,不过,我怕把他约出来,你会吃亏!”王志说的可是真心话,几次他都想让张扬吃亏,可几次触碰,都是自己在张扬手上吃亏,你个小妹子跟张扬那种恶魔级别的流氓斗,不是自讨苦吃么!人家张扬可是会报警的男人!

“哈哈,那这就不用你关心了!说吧,你帮我这个忙,想要什么好处?听说你是从小就是个书呆子,还是个处吧,要不要我找个姐妹帮你破了?”范蜜看着王志满是诱惑的说道。

“不用!我帮你去约张扬,约好后给你电话!”说完,王志逃似的从包厢里走了出来。

喜欢贴身狂医请大家收藏:()贴身狂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