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你究竟是谁?

“你……”何嫣然涨红了脸,胸口剧烈地起伏着。

看她一年羞愤的样子,我见犹怜。

谁能想到这些豪门女子,在外人看来风光无限,实际上自己的婚姻根本无法左右。

严雨桐如此,何嫣然也是如此。

肖展鹏视而不见,自顾自的说道:“稍安勿躁!来来来,吃菜吃菜!咦,这红烧辣子鸡味道不错。”

“肖展鹏,够了!”何嫣然终于忍不住朝他咆哮道,“大不了我净身出户,你也休想得逞!”

“哼,净身出户,那可由不得你!”肖展鹏冷笑了一下,目光落在张扬身上,“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张扬。”张扬淡淡地说道。

“张扬……好名字!”肖展鹏拍手道,“名字张扬,做事儿也够张扬。不过,你难道没有打听一下,她是谁的女人。”

说到最后,肖展鹏眼睛里全是狠戾。

知道这家伙是误会了,但是如此不分青红皂白地质问自己,看来这家伙也不怎么样。

“她是谁的女人我管不着,我只知道何小姐是我的朋友。”

“朋友?是小白脸吧!”肖展鹏嚣张地冷笑。

“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张扬的语气仍旧平淡。

“哈哈,我说了,又能如何。”

“何小姐,不介意我喧宾夺主,把这倒胃口的家伙丢出去吧?今天的菜很好,要是让一只苍蝇扰乱了兴致就不太妙了。”

“你随意。”何嫣然笑眯眯地说道。

“丢我出去,哈哈!笑话!”

张扬没有说话,夹起一粒宫保鸡丁,突然一甩,直奔肖展鹏。

“雕虫……啊,我怎么动不了了,你对我做了什么?该死,你点了我的穴道。快……快给我解开!快!”

“雕虫小技对吧!是雕虫小技没错,一只惹人讨厌的苍蝇罢了,只好用这种方式。”张扬不屑地说道。

“你知道我是谁吗?”

“为什么每个反派都喜欢用这种台词,就不能有点创意,换一个?”

“我是北都肖家的人,你赶紧给我解开穴道,否则你会后悔的。”

“真吵!”张扬说着,站起身来,一手拽住肖展鹏的衣领,直接将他从座位上拖下来。

“你要干什么,来人,来人!”

他这一喊,门被猛地推开了。

两个身材精瘦的男子闯了进来。

一见肖展鹏的样子,二人眼中闪过一抹杀机,一左一右,相当默契地朝张扬挥拳攻了过来。

部队上的!

早就听说过北都肖家根深蒂固,只是没想到一个小辈就配备了这样实力高绝的保镖。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二人应该是中南海出来的精英。

二人已经隐隐练出了暗劲!

张扬见猎心喜,一只手抓着不断叫骂的肖展鹏,一只手应付二人。

一开始看张扬如此托大,二人不免冷笑,但一交上手,不由得内心巨震。

他们想不明白,为什么眼前这个年轻人对他们的路数如此清楚,每一次出手都轻易化解他们的攻势。

更重要的是,对方似乎并未尽全力。

这恐怕就算是他们的总教头也做不到!

“你到底是谁?”二人心意相通,突然停手。

他们已经初步练出了暗劲,一般人一招都过不了。

岂料人家一手抓着肖展鹏,还如此从容。

至少暗劲巅峰的高手!

“跟你们一样,保镖!”张扬笑了笑。

“保镖……”二人飞快地交换了一下眼神。

“你们两个干什么?赶紧把他拿下!”肖展鹏气急败坏地咆哮道。

“肖少,我们办不到。”右边那个保镖苦笑一下。

“你们……哼!”肖展鹏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他从小就跟着高手习武,虽然算不上刻苦,但也略有小成,等闲两三个人根本奈何不了他。

但是眼前这两人可是中南海的精英,竟然联手都不是张扬的对手,实在是太诡异了。

“算了,你们带他走吧,我不想看到他。”张扬说着,在肖展鹏肩头拍了一下,微微发力,将他扔给了二人。

“还请留个名,不然我们不好交代。”其中一人苦着脸说道。

“张扬。”说着,张扬又补了一句,“可以问问你们吴教头。”

“你跟吴教头也熟悉,难怪……”二人眼中闪过一丝惊骇,旋即便若有所思地咕哝道。

“那咱们后会有期!”二人朝张扬抱拳道,一副江湖人物的做派。

“等等!”张扬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喊道。

“还有什么事?”二人显得有些紧张。

张扬的实力毋庸置疑,他这一叫,不免本能的警惕起来。

“我这里有个方子,你们拿去交给吴教头。”

“方子?”

“洪门开碑手太过刚猛,容易留下后遗症,这道养骨汤正好合用。”

说着,张扬便要来纸笔,也不理会一脸震惊的二人,写下一个药方。

张扬说的简单,二人心中却极为震动。

他们跟随吴教头修习开碑手,因为长期高强度训练,其实留下了暗伤。

尤其是练出暗劲之后,这种伤害尤为严重。

早就听说有一种叫做养骨汤的药膳配方,可以极好地修复损坏的机体组织,没想到自己二人竟然在这种情况下弄到了。

他们也不担心张扬忽悠他们,因为自然有人会验证真伪。

只是让他们不明白的是,张扬为什么要给他们,而不是直接交给吴教头。

“多谢!”珍视地双手接过药方,二人啪的一个立正,郑重其事地朝张扬敬了个军礼。

他们是代表自己和自己那些的战友朝张扬致敬。

“不送!”

出了门,肖展鹏气急败坏地吼道:“你们两个干什么吃的,老爷子是让你们保护我的,现在我被人搞成这样,你们还忙着跟人叙旧。一个破药方就把你们收买了?”

“肖少,他不是我们惹得起的。”

“笑话,还有肖家惹不起的人。”

保镖没有反驳,只是苦笑。

肖展鹏虽然嚣张,但是看到两个保镖都是这样的反应,忍不住问了一句:“他,究竟是谁?”

“不清楚。但是能够跟咱们总教官认识,还是那种口气,恐怕是三只剑的人。而且,这个药方真的有效,咱们中南海那帮战友都要欠他一份人情!”为首的一人有意无意地点了肖展鹏一句。

这个肖家少爷虽然横行霸道,但也不是完全没有脑子,相信他能够消停一下。

“三只剑……”

果然,肖展鹏脸色一寒。

如果换一个听到这个词儿,恐怕会一脸茫然,但肖展鹏作为北都肖家第三代的代表之一,自然是知道它代表什么。

所谓三只剑其实是对苍龙、朱雀、战鹰的总称,其中战鹰是唯一以特种部队命名的,有建制的部队。

而其余两个只是传说。

可即便如此,战鹰也绝不是他能够触碰的存在。

肖展鹏能得到两个中南海保镖的保护,主要是因为肖家需要他作为代表再香江立足。

说是保护,更多的是震慑。

毕竟,中南海保镖意味着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

但是,就算是肖老爷子那样硕果仅存的元勋级人物,也没有资格调动三只剑,更别说用三只剑的人当保镖了。

再加上这药方……

肖展鹏知道自己必须罢手。

至少,不能再明着找别人麻烦了。

他冷哼一声,丢下二人,疾步离开了皇后大酒店。

“张扬,不会有事儿吧,这肖展鹏能量可不小!”严雨桐一脸担忧地说道。

“没事儿。咱们还是先吃饭,菜凉了就不好吃了。”张扬一脸不以为意地说着,重新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虽说船上的菜肴也不错,但是比起眼下这些就差远了。

更何况张扬随着部队在索马里地区呆了三年,虽然是中国厨师,但是限于材料,根本做不出这种家乡的味道,现在逮着机会,自然要好好祭一下自己的五脏庙。

“真是没心没肺的家伙。”看着张扬没事儿人一样地消灭眼前的美食,深知肖展鹏背景的严雨桐忍不住骂了一句。

“哈哈,桐桐,关心则乱,你不会真的……呵呵!”

“表姐,你瞎说什么。人家可是为了你得罪了肖展鹏,你还笑得出来。”严雨桐气得直跺脚。

她是真为张扬担忧。

肖展鹏睚眦必报的性格她很清楚,再想到他的背景,甚至有点不寒而栗。

她可不想张扬倒霉。

“桐桐,看来你还是不了解你身边这个男人啊!”何嫣然笑眯眯地夹了一块菜给严雨桐。

“我不了解,难道你就了解。”严雨桐气鼓鼓地说道。

何嫣然叹了口气:“刚才张扬对那两个保镖说的话看起来没头没脑,实际上大有深意。对吧,张扬。”

“何小姐,别笑话我。形势所迫,只好出此下策。”张扬苦笑一下。

这个何嫣然确实聪慧,竟然看穿了自己的意图。

“别打哑谜,说说,怎么回事儿?”严雨桐催促道。

“刚才他不是提到那个什么吴教头吗?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中南海保镖的总教头吴浩然。”

“那又怎么样,一个总教头而已,难道还能镇得住肖家。”严雨桐撇撇嘴说道。

“这你就不明白了吧!”何嫣然笑道,“一个总教头是镇不住肖家,可他姓吴,而且是战鹰出来的人。”

“啊,我明白了。”严雨桐豁然开朗,嚷嚷道,“肖展鹏知道张扬是战鹰的人,而他自称自己也是保镖,岂不是说咱们三人之中有一个是他要保护的对象。”

“没错,这话半真半假,但是却能唬住肖展鹏。”

“也是,加上那个药方,要欠你一份人情。”严雨桐补充道。

张扬笑而不语,自顾自地享受美食。

喜欢贴身狂医请大家收藏:()贴身狂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