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不速之客

“安妮卖艺不卖身的。”严雨桐笑道。

“什么意思?”

严雨桐解释道:“她很擅长推拿,手法高超,她的客人几乎都是奔着她的手艺去的。当然,那个唐家城例外。他不知道你是我大伯为我临时安排的保镖,把你当成情敌,想利用她拆散我们。”

“原来如此!”张扬若有所思地说道。

难怪一开始安妮纠缠自己,然后那个唐先生又紧跟着出现。

“你们男人啊,都这样。嘻嘻,是不是有点动心,想要保护的感觉,我看她对你还真有点意思哟。”严雨桐撇撇嘴说道。

“要保护谁?”

门外,安妮的声音响了起来。

“当然是你。”严雨桐一脸揶揄。

“保护我?”安妮怔了怔,不明所以地望了眼张扬,显然是希望向他求证。

倒是严雨桐没有卖关子,直接说道:“好吧,你的故事何建华都告诉我了。”

“船长?!”安妮悚然一惊,随即使然,“难怪你上船的时候,他还亲自为你安排了房间,原来你们认识。”

“安排?哼,我又不需要他安排。”严雨桐淡淡地说道,目光里却透着一股不屑。

显然,她根本就没有将船长放在眼里。

“恩,我突然改变主意了。”严雨桐说道。

安妮神色一变。

一万美金对她来说绝不是小数目。

原本没有严雨桐之前的话,她是完全可以放弃的。

但是,明明说好的,却一下子又变卦,等于助手的鸭子飞了,实在让她有点难以接受。

“别急,我只是在想,或许我可以跟你合伙在香江开一家正规的中医馆。”严雨桐说着,有意无意地瞟了眼张扬。

张扬心念一动,这女人果然心思细腻。

莫非自己展露医术的时候,她就开始盘算了?

安妮只不过是一个由头。

如果真是这样,这个女人可就不简单了。

“你跟我合伙?”安妮一脸狐疑,她当然不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

“恩恩!”严雨桐忙不迭地点头,“这样你也好照顾你已故男朋友的家人不是吗?你放心,资金和地方都由我来负责,你只需要负责日常管理和培训,咱们三七分成,你三我七。”

“严小姐……”安妮惊异地看着严雨桐,她显然没料到严雨桐竟然还知道这个,同时夸下海口。

作为土生土长的香江人,她当然清楚这不仅需要一大笔启动资金,还要相当的人脉。

“恩,就这么决定了。”严雨桐一锤定音,“这次回到香江,你拿着这个去皇后大道一百七十一号明珠投资公司找他们何总,就说是我的意思。”

“皇后大道一百七十一号?”张扬重复这个地名,有些讶然地望着严雨桐,“那个何总是叫做何嫣然吗?”

“你以为呢?”严雨桐笑眯眯地说道。

“我这次去香江就是要找她。”

“我知道。”

“你知道?!”张扬不明所以。

“本小姐当然知道!”

“你知道心里的内容吗?”

“我知道,但不告诉你。”

“你……”

“嘻嘻,着什么急,到了香江,见了我表姐,不就什么都明白了吗?”

张扬知道追问无用,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十二天后。

香江,维多利亚港。

一下船,严雨桐那位表姐何嫣然就等在码头之上。

只是张扬没有想到,她竟然如此年轻。

原本,他听到何总,又是严雨桐的表姐,还以为是至少是个三十大几的女人,岂料她跟严雨桐年纪相仿,绝对不会超过二十五岁。

何嫣然穿着一身职业装,显得极其干练,涨扑扑的山峦极为打眼,跟身边的安妮绝对有的一拼。

只是,她显得更加高挑,一米七的身子再穿上高跟鞋,那身材比起那些国际名模也毫不逊色。

“怎么,看呆了?”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张扬淡淡地说道。

接近半个月的航程,让三人混的很熟。

尽管想要对严雨桐敬而远之,但是她已经走进了张扬的心底。

尤其是知道严雨桐竟然是何长峰的外甥女。

“哼,你眼前不就有一个,也没见你上心啊?”严雨桐气鼓鼓地说道。

“难道你不知道,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张扬打趣道。

“你的意思是我死乞白赖地纠缠你?”严雨桐眉头一挑。

“我可没说。”张扬耸耸肩。

“好啦,好啦!我说二位冤家,你们能不这样打情骂俏地刺激我这个孤家寡人吗?”安妮笑道。

这段时间里,类似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几乎每一次都需要她来插科打诨一番,反倒让三人之间的感情增进了不少。

“桐桐,这里!”何嫣然一眼就看见了严雨桐,朝她挥手喊道。

“嫣然表姐,你一个人来?”严雨桐疾步走过去,给了何嫣然一个大大的拥抱。

“你觉得应该是几个?”何嫣然夸张地翻翻白眼,“难道说咱们雨桐大小姐回来,应该组织一支队伍隆重欢迎不成?”

“我是说你没带着表姐夫。”严雨桐一脸坏笑。

何嫣然先是一愣,眼中闪过一丝阴霾,随即挥舞着拳头,笑骂着:“死丫头,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着急嫁人啊!”

“何小姐,我是张扬。这封信是给你的。”张扬将信封双手递给何嫣然。

“你就是张扬,哈,不错不错!大伯这次总算帮了我一个忙!”何嫣然笑着伸出手。

“表姐,你就不问一下我对张扬的考核结果。”

“结果不是很明显吗?不但轻松搞定那些海盗,连你也被制的服服帖帖,我看啊,咱们家小魔女终于要带上紧箍咒了。”

“张扬,或许你可以再考虑下。”严雨桐冷不丁地说道。

“呵呵,表妹,你难道监守自盗了。”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严雨桐骂了一句。

“张扬你就别想了,他可是你大伯给婉儿安排的保镖。”

“张扬,你可想好了。咱们这个婉儿小姐可不是浪得虚名,不知道有多少职业保镖被她戏弄,最终不得不愤然离职。据我所知,最长的一位,也只干了一个月。人家可是克格勃出来的精英,甚至后来开出三倍的佣金,也被断然拒绝了。”严雨桐还在做最后的努力。

“真这么厉害,那更不能退缩了。”张扬无所谓地说道。

不过,张扬心中却有些感叹。

竟然能够请到克格勃的精英充当保镖,这何家的实力可见一斑。

看来,何长峰的背景也比自己想象的要深厚得多。

张扬已经弄清楚,原来蔷薇女神号竟然是严雨桐家族的,难怪当时说到船长的时候,她是那样的反应。

“你!哼,有你哭的时候。”严雨桐气鼓鼓的说道,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抱歉,我什么都会,就是不会哭。”张扬笑笑,心说一个小女生而已,无非就是调皮一点,有什么好害怕的。

“这么说你同意了。”何嫣然有些意外地说道。

“既然是何参谋长的意思,就当是感谢他对我的照顾吧!”张扬一脸轻松地说道。

说起来,他还要感激这位何参谋长。

亏他考虑的周到。

自己是被革除军籍的,没有退伍津贴,跟大多数战友一样,这些年也没存下多少钱。

离开的时候,他手上也就不到三千美金的存款。

幸亏客串保镖,拿了三万佣金,不然难免捉襟见肘。

虽然意外赚了一百万,又有唐家城哪里弄来的五十万,他已经是个有钱人,但这个情还是要还。

何况,骨子里张扬就喜欢挑战。

他倒要看看,这个人人谈虎色变的何婉儿究竟是不是真的小魔女。

何嫣然做东,在皇后酒店请张扬在听涛阁吃了一顿丰盛的大餐。

显然,他的资料已经被何参谋长卖给了何嫣然。

别的不说,人家连自己是巴蜀人都知道,特意让酒店里的特级大厨精心准备了几样地道的巴蜀名菜。

可惜饭刚吃到一半的时候,突然门被推开了。

“何小姐,肖先生他……”

听涛阁的负责人一脸为难地说道。

“没事儿,你出去吧!我来处理。”何嫣然笑了笑。

门重新关上,她脸上的笑容消失,被满脸寒霜取代。

“肖展鹏,你来干什么?”何嫣然冷冷地说道。

“这酒店也有我的一份,为什么不能来?”肖展鹏笑眯眯地说道,一口地道的京片子。

目光不经意地在张扬脸上划过,又看了眼他身上的衣服,肖展鹏嘴角泛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

“现在我在招待客人,请你出去!立即出去!”何嫣然指着门外厉声道。

“这一顿我请,作为主人,我有权在这里吧!”肖展鹏一边说着,一边找了个位置坐下。

“主人,你凭什么!”

“就凭我是你的未婚夫。”肖展鹏淡淡地说道,看张扬的目光里全是冷意。

这不速之客看自己做什么?

张扬心中一沉,莫非又是无妄之灾……

流年不利啊!

这个肖展鹏显然比金项链难对付得多。

喜欢贴身狂医请大家收藏:()贴身狂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