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1章 不为人知的宝藏船

轻松战胜毛瑟之后就是和另外三名要求交换的选手之间的谈判,不出意料,从奥古斯都和埃斯肯纳茨那里尝到了大甜头的吴迪根本就看不上这几个家伙准备的这点东西,随便找了个借口就把他们都给打发掉了。

这就没事了?一门心思跟过来看热闹的两女面面相觑,这就是你形容的规模宏大的赌博场面?

吴迪两手一摊,奋力抗争,

“我可没这么说过!我只是说不确定会在这边待多久!”

孟瑶吃吃笑了两声,小手一挥,

“这样更好,反正准备了大把的时间,正好可以好好的逛逛香港,就当是休假了!哈哈,我准备先扫香港,回头再到澳门大赌一场,蓝蓝,我记得自从那个什么资产管理公司成立之后,我们都没正经拿过什么工资吧?正好这次让他一次性的吐出来!”

愁眉苦脸的吴迪被两女提着耳朵逛街去了,剩下同样愁眉苦脸的三名选手忐忑的等待着吴迪上门挑选他们的藏品,以期能够换回自己输出去的这件。悔不当初啊,以为可以凭古董估值进入第三轮搏一个机会,没想到这根本就是个没底的大坑啊!

吴迪的愁眉苦脸不是因为要陪两女逛街,他愁的是这次满怀希望而来,竟然没赚到什么好东西。

其实即便两女不去香港,他迪也准备这边完事后去一趟的。因为一旦成立了博物馆,依靠他目前的这些收藏还是有点薄弱。但是如果真的能够打捞上来几艘沉船,立马就会不一样了。

古代的海上丝绸之路,西班牙的黄金船队,著名的海盗藏宝……如果能在这些方面有所收获的话,一定会大大的丰富他的馆藏,到时候,只怕一个独立的海洋沉船宝藏厅,就能撑起博物馆的半边天!

而他的天书能够吸收不知道多远范围的灵气,透视眼能够看头几千米的海水,在这方面,还有比他更得天独厚的人吗?

杨庆明让他真正起了拥有一艘打捞船的心思,和常宽的聊天让他坚定了自建打捞船的决心,而这次香港之行,讲给他的打捞拼图凑上两张重要的图纸。

既然真的准备涉足深海打捞,那么从制造打捞船的开始,就需要有这方面的专家介入。这一块,他早就有了打算,上一次在香港认识的区强夫妇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来之前一切都计划的好好的,只是没想到满怀期望的狂收古董之旅竟然会是这样一个结局,所以他很是有些郁闷。

不过香港之行倒是很顺利,受限于经费问题很久都没有出过海的区强夫妇在得知吴迪准备斥巨资打造一艘豪华的打捞船后,没有任何犹豫的就投靠了过来。

仔细的和夫妇两人讨论了未来打捞船的一些功能后,吴迪就将这件事情全权委托给了他们夫妇,专家就是和他这种仅凭空想的家伙不一样,以他们的专业技术,再加上他的透视,在不远的将来,想必一定会在深海打捞上大发一笔横财的!

搞定了这件正事,吴迪带着两女,开始了悠闲的香港之旅。

可是,没想到仅仅一天之后,他就接到了弗里曼的电话,新的清单准备好了。

在两女的一片埋怨声中,吴迪一个人回到了澳门,他决定,不管弗里曼这次拿出了什么,都给他一个对赌的机会,毕竟,要是一再拒绝伤了这家伙的心,最终受损失的还不是他自己?

吴迪猜了半天弗里曼会多加些什么,但是怎么也没想到,这家伙增加的东西居然会是一张真假难辨的藏宝图!

“这是一张藏宝图,确切的说应该是一张海洋沉船的位置图。吴迪先生,您想必听说过无数海洋沉船的传说,也知道有些沉船上携带的黄金珠宝的价值很可能数以亿计。但是,如果这一艘沉船真的存在并能够被您打捞上来的话,我相信,您将凭此一举踏入百亿美元富翁的俱乐部!”

弗里曼的表情很严肃,他一边晃着手中的一张牛皮纸,一边慷慨激昂的发表着充满了鼓动性的演说。

吴迪轻轻笑了笑,没有说话。先不说这张沉船位置图的真假,单凭弗里曼肯把它拿出来当赌注,就知道即便是真的,多半也是位于什么绝地,很可能凭借现在、或者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技术都没能力去打捞……

弗里曼看到吴迪无动于衷,干脆走到他的身边,小心翼翼的将那张地图摊平在书桌上。

吴迪伸头看了一眼,认出来这应该是一张航海图,而且,绝对不是现代做旧的东西,不禁稍稍起了点兴趣。

“吴迪先生,您看,这红笔标示的小圆圈,就是沉船大概的位置。而这个地方,距离最近的大陆都超过一千海里,绝对位于公海,如果能够打捞上来的话,您也不用担心有人分享……”

吴迪皱着眉头研究着海图,那些粗糙的线条让他很不适应,而且,简单的画面根本就无法确定那个红圈具体画的是哪一片海域,这个弗里曼,居然想拿这个忽悠他?

“大家都知道,西班牙对殖民财富的掠夺采用了最野蛮的方式,当时南美洲被证实富含金银矿和其他稀有资源,于是西班牙殖民者在新大陆惟一的工作就是开采和经营矿山。一船又一船的金银财宝成为殖民掠夺的罪证。”

“西班牙的运金船最害怕海盗和飓风,为了对付海盗,每支船队都配备有装备了大炮、船身坚固的“护卫船”,阿托卡夫人号就是这样一艘护卫船。1622年8月,阿托卡夫人号所在的,由29艘船组成的船队载满财宝从南美返回西班牙。由于是护卫船,大家把最贵重、最多的财宝放在阿托卡夫人号上,遗憾的是后来大家都知道,阿托卡夫人号沉没了,到目前为止,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这是最具打捞价值的一艘沉船。”

“但是这一艘不同,这一艘同样也是西班牙人的船只,只不过它除了满载黄金珠宝之外,还因为一次海上的巧遇,救下了一艘即将沉没的来自华夏的载满了珍贵瓷器和香料的大船,你可以想象,大批的黄金加上大批的古瓷,它的价值究竟能达到何等惊人的程度!”

听到弗里曼不厌其烦的游说,吴迪摆了摆手,笑道:

“弗里曼先生,我只有一个问题,这艘沉船如果真如你形容的那么……那么满载宝藏,你又有这么详细的海图,你为什么不去打捞?”

弗里曼苦笑了一声,说道:

“吴迪先生,作为一个收藏家,我有我基本的道德底线,除非是那本日记连我也骗了,否则我绝不会专门杜撰一个故事来欺骗你。这艘船上的宝藏很吸引人,但是请你注意一下它沉没的地点。这个小红圈虽然很小,但是根据比例,它最少也代表着上百海里方圆的海面,想确定具体的沉船位置,还需要经过大量的搜索。可问题就出现在这里,这一片区域,海水最浅的地方也超过了三千米,以目前的技术来说,我们根本没有能力去找到它!”

吴迪挠了挠头皮,这个老家伙,口口声声的说确定了大概的海域,我怎么就看不出来呢?

“哦,对不起,具体的方位坐标被那名幸存者记在了日记里,这幅海图要配合日记才看的明白……”

弗里曼边说边递给了吴迪一个牛皮封面的日记,

“包括这张海图,有关这艘沉船的所有信息我都是从这个日记里发现的,以吴迪先生的鉴定技术,我想应该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我到底说没说谎话。”

吴迪面色凝重的接过笔记本,发现上边全是西班牙文,不禁摇了摇头。不过,只是从笔记本本身来看,确实是几百年前的古物,这上边,弗里曼应该是没做什么手脚。

不过,这一切会不会是古人开的一个玩笑,一切还都是个未知数,否则的话,这么有价值的一艘沉船,当时的殖民政府一定会有记录,怎么可能直到今天还是一直默默无闻?

更何况,就算这一切都是真的,就算是他能够精确定位,想从三千多米的海底将它打捞上来,也是一件超级艰巨的任务。更别说这么多年过去了,船上的货物很可能随着洋流遍布海底……

“吴迪先生,话可不能这么说,虽然现在几乎不可能成功打捞这艘沉船,但并不是说这本日记就没有用处。这代表着一个希望。吴迪先生,以你的年纪,再加上现在科技发展的速度,我相信要不了多久,这些曾经困扰我们的问题都将不再成为麻烦,而且,最关键……”

弗里曼一直没有放弃对吴迪的劝说,他不知道的是,即便是没有这本日记和海图,吴迪也已经准备和他赌一把了。

“吴迪先生,我知道即便是加上这个,你也不会同意将伊尹大鼎换回给我,不过我希望您能给我一个和您对赌的机会……”

吴迪笑了笑,无所谓的点了点头。有机会的话他会先去这个地方看看,如果这艘沉船真的存在,如果上边真的如笔记本记载的这样满载宝藏,他的打捞船完全可以按照能够实现这种深度的打捞来制造。

“好,弗里曼先生,你想怎么赌?掷色子还是梭哈?”

弗里曼摇了摇头,他已经知道了毛瑟的悲惨遭遇,同时,对他请来的那名赌王大赛亚军的信心也严重不足,怎么还敢选择这两种赌博方式?

“吴迪先生,我是一个性子比较急躁的人,一点一点慢慢的赌,我觉得太耗费时间了,我们不如来赌一赌运气怎么样?”

吴迪皱了皱眉头,透视眼不是万能的,如果这家伙选择什么轮盘之类的赌法,说不得只好拒绝他了。他是来赢的,可不是来好心归还古董的……

“我准备了两副扑克,我决定和吴迪先生抽牌比大小!”

弗里曼并没有让他久等,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打算。吴迪一听,一颗心顿时沉到了肚子里,抽牌啊,这个应该没人能搞的过他吧?

弗里曼为了保险起见,约定双方三打两胜,他这边,由他请来的赌王出手,吴迪那边,则随便什么人应战都成。

“吴迪先生,开始之前我还想请您答应我一个要求,如果这次我输了,我希望将来我还有机会再通过其他方式换回这件大鼎。”

还要来?吴迪笑着点了点头,说道:

“弗里曼先生,我只能答应你,将来如果你准备好了和大鼎价值相当的古董后,我会再给你一次对赌的机会。至于你说的换回,我想,任何一个华夏人都不会再容忍这么一件珍贵的国宝流落在异国他乡的。”

弗里曼慢慢的点了点头,他这么说也只是为自己留下一个尾巴,至于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或者说还有没有勇气再来对赌一次,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喜欢鉴宝天书请大家收藏:()鉴宝天书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