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5章婚礼【二】

在楚天他们抵达不到十分钟,就开始有宾客到来,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因为十二点钟开始进客,基本这个时间点该来的人都来了。

旁边提前来的沈冰儿已经坐在那里,旁边放着一个用红纸包着的箱子,一米高度,另外除了这个之外远处还有几个相似的箱子摆着,楚天看了一眼嘴角忍不住的牵动,他当然知道这些纸箱是放着做什么的。

只是就不能低调一点吗?收礼可以但是也不需要那么高调的吧?

翻了个白眼,也和苏蓉蓉在那里认真的接待着每一个到来的人,很多都是不认识的,都是简单的打个招呼那些人就进去,当然在进去之前在沈冰儿那里登记。

楚天粗略看了一下,发现出手最少都是一万元,有些更是几万元,全部都用红纸包着一圈,这还只是刚刚开始,楚天知道今天这场婚礼办下来,肯定要收不少的礼,只是人家都来了也不能拒绝,只能过后再看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接待了一些不认识的宾客之后,终于迎来了熟悉的人,三叔公在保姆的陪同之下率先的来到,相隔甚远楚天就已经迎接了上去,搀扶着三叔公,苏蓉蓉也跟随在旁。

三叔公脸上满是笑容:“我还想着你和欣欣谁会先结婚,也不知道能不能等到,但是今天,我满足了。”

指着远处:“你叔父他们也都来了。”

楚天顺着看去,见到叔父一家从停车场方向走来,另外除了他们一家之外,姜小胖他们也都来了,相隔几年的时间不见,大家都已经变样了很多。

曾经刻薄的叔父一家来到了近前,神色还可以见到一些尴尬之色存在。

不过今天终究是楚天的大喜日子,他们也没有表现出什么不好的状态来,和楚天恭喜了几句就先扶着三叔公进去了,楚天也和曾经的老同学一一的拥抱,拍拍姜小胖的肩膀,看看他那断掉的一根手指。

说道:“不错!”

自从被杨阳坑了那一次之后姜小胖就洗心革面,现在虽然不说达到了显赫的地步,但是在宾市的市委也去到了一个不一般的位置,而且还是靠着自己的能力,和他楚天没有任何关系,不求位至巅峰,但求为民做事。

姜小胖比之当初的憨厚多了几分成熟,绕绕头笑道:“再不错和你是没得比的,以后你去宾市视察,我还要夹道欢迎呢。”

一句笑话让大家都笑了起来,面对这些老同学老朋友楚天没有任何的架子。

见到大家都还是和原来一样没有多少改变,楚天笑道:“今天如果还有时间的话,我们聚聚,省得下一次再聚会,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楚天!”姜小胖拍拍楚天肩膀,能这样拍楚天肩膀的人,也不多了,而且还很小声的说道:“那个你和罗洁说句话吧,不然人家会很伤心的。”

姜小胖说话楚天才看向站在他旁边一点脸蛋红扑扑的罗洁,比之当初的青涩模样,如今的罗洁多了几分成熟味道。

拍拍姜小胖的脑袋,才对罗洁说道:“都先进去吧,今天太忙,等空闲下来,我再招呼你们。”

罗洁恩了一声先行走了过去,惹得大家哄堂大笑,因为所有人都知道罗洁当初就喜欢楚天,哪怕到现在罗洁的心里也是喜欢楚天的,这一点楚天也知道,只是有些东西是不现实的。

其余的人在罗洁进去之后也都跟随走了进去,只是当看见门口一字排开站在苏蓉蓉背后的差不多二十个伴娘的时候都是一惊,作为楚天的老相识,自然知道楚天不止一个女人,其中有好几个还是他们认识的。

楚天不会是把他的女人都请来当伴娘了吧?姜小胖等人走进去的时候心里都在感慨,楚天这人生,是没的说了。

楚天自然不知道众人在想什么,只是看向远处开来了几台车,从车上一次有人下来,军刀,习永强,还有叶天兴,另外紫叶等人也在其中,全部都走了过来。

不需要任何的言语,楚天和军刀三人一一的拥抱。

军刀叼着一支烟目光玩味的掠过那些伴娘,意味深长的笑道:“我最佩服少帅的不是他打下了万里江山,也不是他彪悍无比,而是佩服他具备强大的男人魅力,在这一方面我是自认为不如的,找个爱我的女人,真难!”

习永强和叶天兴都只是笑笑,虽然他们的心里也是佩服的,楚天找了那么多女人还不会出现后宫起火的事情,这在很多男人来说,都是做不到的。

只是周青竹和任晓琪都跟着来,他们心里想调侃一下楚天表示一下,也不敢开口,因为只要开口肯定就会被认为他们也有这样的心思,到时候可就真的是解释不清楚了。

楚天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调侃,在军刀的身上锤了一拳:“少废话,都进去先坐着吧,今天估计是招待不了你们了,全部自己招待自己吧。”

今天宴请的宾客有数千人之多,叶天兴他们自然也知道楚天没有多少时间应酬,全部都说笑了几句随了礼就先行进去,随着这些大少的到来,婚礼现场的气氛也推高了不少,而且大家知道,越是到后面,来的人肯定更加的重量级别。

而在叶天兴他们进去之后,紫叶故意的落后了一拍,站在楚天的身边,眼神掠过那些伴娘,声音几不可闻的说道:“那个你看了我身体按道理我是要你负责才对的,但是看见你庞大的后宫,我觉得我要考虑一下,省得一年还轮不到三天的时间。”

“不过你有胆去川区提亲的话,本小姐还是会给你负责机会的,因为……看见叶无双我就不爽。”

在楚天的耳边丢下几句话紫叶就走了进去面带笑容,没有人知道她刚才和楚天说了什么,苏蓉蓉也不是那种八卦的人,唯独站在身后的叶无双看向楚天的眼神带着不满。

她最不爽的就是楚天和紫叶关系不清不楚的,今天这样的日子楚天还和紫叶在那里耳语,叶无双看在眼里就更是不爽了,心里想着今晚要不要传统苏蓉蓉,不给楚天入洞房。

而楚天此刻自然不知道叶无双的心里在想什么,只是无奈的摇摇头,感觉情债难偿啊!

接下来的时间里宾客依旧不断的赶来,代表何家到来的何燕舞,紫荆花李家霍家都派出人来,另外山中孙家因为孙老爷子年纪大了的原因只是派了他的儿子来,不过就算这样,也表明了楚天的面子还是很大的。

临近一点钟的时间,一台车霸气的开来停在了酒店外面,车门都还没有打开,就传来了张狂的笑声:“少帅大喜,恭喜恭喜!”

车门打开,汪霸雄从车上下来,把车钥匙丢给了酒店服务员就走过来和楚天拥抱了一个,眼神看向那人数众多的伴娘也是一愣。

但很快汪霸雄就收回了目光,笑容玩味的开口:“少帅,前段时间你都太忙,想要约你坐坐你都没有时间,这一次大婚之后相信少帅的时间也会多不少,年初一初二和初三就散了,等到初四或者初五,出来坐坐?”

楚天明白汪霸雄对自己的热情是因为什么,所以对此也没有什么奇怪的,笑着回道:“到时候看吧!”

汪霸雄嘴角牵动,但很快就被他隐藏了下来,今时今日的楚天,的确有拒绝他汪霸雄的资格,而且尽管他的心里不爽也只能是受着,再者楚天的确很忙,汪霸雄倒是没有深想其他的事情。

说两句话,外表汪家来的他就走进了酒店,楚天也看向远处开来的不同车辆,饱含了各国大使馆的用车,为首的是宝岛在京城办事处的车子。

车子停下,一身黑裙的连婉婷从车上下来,以往刁蛮的女人此刻多了几分优雅,走到楚天的面前大方的张开双手:“新郎官,今天是你的好日子,给个拥抱让我沾沾喜气,看看哪天可以把自己给嫁出去。”

如果是平时的话楚天肯定给连婉婷一个字,滚!

但今天的日子特殊,加上连婉婷是当众的提出来,而且是代表着宝岛而来的,于情于理都是要给点面子的,看苏蓉蓉面带微笑,楚天知道她不会有意见。

张开了双手就和连婉婷拥抱在了一起,楚天感觉得到背后传来了很多道冷冽的眼神,知道背后的那群红颜肯定有意见了。

想要松开的时候发现连婉婷竟然不肯松手,楚天嘴角牵动,这个疯女人到底想做什么?

“少帅!”连婉婷在楚天的耳边低声的说道:“当初在宝岛的时候我和你说过的话可是要记得,虽然名不正言不顺的,但我乐意。”

随之松开了楚天,面带微微笑的对苏蓉蓉点点头,连婉婷就大方的走了过去,楚天苦笑的摇摇头,知道连婉婷这个女人就和她母亲一样不达目的决不罢休,不过此刻也没有时间管她,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等连婉婷进去后,又走过来一个楚天没有想到的女人,宝岛徐家的徐兮兮,之前也没有听玉芙蓉说她会来的。

不过徐兮兮的出现楚天虽然有点意外,但是也算在情理之中,如今连婉婷的崛起徐兮兮肯定是看在眼里的,她要想获得超过连婉婷的地位,那么必然就要寻求内地的合作,而内地有这样能力的,也就只有他楚天了。

明白徐兮兮来的一些原因,楚天伸出手来和她握在了一起:“来了就多住几天,我让人安排一下,到处走走,没记错的话,这是你第一次来内地?”

徐兮兮微笑着收回手来,一切都恰到好处:“的确是第一次,按照我父亲的意思,过两天还要去拜祭一下先祖,免不了麻烦少帅。”

“那是应该的,请!”楚天也没有和她说太多,因为还有各国的代表在后面等着,徐兮兮也知道今天楚天很忙,没有过多言语,点点头后就开始进去。

等徐兮兮进去之后,各国的代表都开始上来,楚天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不过都保持着微笑邀请他们进去,其中最受关注的,自然还是瑛国王室如今的顺位第一继承人,雅娜公主!

获得批准对这一次婚礼进行拍摄的媒体见到那么多重量级别的人来参加楚天的婚礼都十分激动,不是说楚天的婚礼奢华到永远无人超越,而是楚天的婚礼有几十个国家的国家代表来参加,在世界上还是少有的。

其中更是有俄国,米国和瑛国珐国等等重要的国家,甚至和华国总是有冲突的南韩,东瀛,菲国,越国,太国都派出人来参加,可见楚天如今在世界各地的声望,不然的话各国也不会派出人来参加他的婚礼。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宾客到来也接近了尾声,同时也达到了最热烈的时候,因为多为退休的大佬出现在了婚礼现场。

苏老爷子,叶破敌,华老爷子,就连退下去的前任一号都来了,而最让在场之人惊诧的是,这些曾经的领导人竟然都跟随在一个老婆婆的身边,而这个人就是兰婆婆。

媒体的人嗅觉都是很敏锐的,他们可以报道各国代表甚至重要人物参与楚天的婚礼,但绝对不敢报道华国退休的领导人,全部都识趣的暂时停滞了拍摄的镜头,直到那些老爷子陪同着兰婆婆走进了酒店之内,才从新打开了摄像头。

一点半即将临近,该来的人多数都已经来了,后续来的都是一些普通的宾客,时间差不多楚天等人要进去的时候,一台车再次开来停下,车上走下来几个女人,苏颖,苏沐雪,司徒菲儿等人,马芷雯因为还在医院,所以没有出现,不然楚天知道她肯定也是会来的。

随着苏颖等人的到来,楚天也牵着苏蓉蓉的手在庞大的伴娘团和天养生他们三个伴郎的陪同之下走进了酒店,跟随在手的苏颖等人眼神都有些复杂。

司徒菲儿是感慨这样的婚礼,竟然可以有那么多重要的人物参加,这比之一百个亿举办的婚礼还要有价值,因为这个婚礼几乎涵盖了全世界重要的国家代表,还有全世界各大势力的代表,可谓前无古人,也不一定后有来者!

奢华大气的婚礼大厅,布置的不单止高端大气上档次,甚至让人看上一眼都觉得很舒服,完全的温暖风格,没有用什么奢侈品来点缀,也没有用什么华丽的色彩来装饰,完完全全简单的温暖装饰。

楚天牵着苏蓉蓉的手从大厅的门口走了进去,酒店之内每一个楼层都响起了结婚进行曲,所有的宾客都站了起来,只是大家见到那不亚于新娘美貌的将近二十个伴娘的时候,全部都是感慨的心情。

因为大家都知道,就算不是全部都是楚天的女人,至少半数都是,也不得佩服苏蓉蓉的心胸,要是换成其他的女人有苏蓉蓉的身份和地位的话,怎么会允许自己的男人还找其他女人的呢?

一直走到了前面的舞台之前,接下来会进行一个西式简单的婚礼仪式,互换戒指之后就可以了。

只是当楚天走到舞台前时嘴角微微牵动,目光看向坐在第四座去的玉芙蓉,神父呢?

在场的宾客也都好奇不已,那些安坐在第一座的退休大佬们虽然好奇,但没有多少情绪波动,今天这样的一场婚礼,不是任何变故可以影响的,哪怕没有神父,随意上去一个人主持,都可以正常的完成这一场婚礼。

而在大家都奇怪那么重要的婚礼神父去哪里的时候,舞台背后的布帘掀起,一个穿着红袍捧着经书的西方男人走了出来,身上带着一种温和的气质,另外手中还握着一根权杖,而那根权杖也有一个世人皆知的名字!

光明权杖!

显然走出来的这个充当神父角色的西方男人,他叫沃尔西,教皇!

在座的大佬都是久经风雨的人,但见到沃尔西走出来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的站起身来,因为沃尔西如今在世界上的身份,足够他们起身相迎了,手掌无数信徒的教皇,哪怕是面对米国总统,都可以大声的当面斥责。

楚天愕然之后也回过味来,脸上露出了笑容,他的婚礼没有邀请沃尔西,但是他现在出现了,很显然是要给他一个惊喜。

沃尔西走到了前面,面带笑容的开口:“这是我第二次来到华国,很荣幸可以成为少帅和苏小姐的主婚人!”

楚天谦逊有礼的躬身:“谢谢教皇!”

沃尔西淡淡一笑,目光看向外面开口道:“婚礼即将开始,该来的人,应该都要来了吧?”

随着沃尔西莫名其妙的话语,大家的目光都看向了大厅之外,一个头发蓬松呈现亚麻色的男子飘然的走来,身上带着一股祥和安宁的气息,当他走过别人身边的时候,还能闻到其中有一股淡淡的檀香味道。

印王,帕尔无芒!

飘然的来到了近前,帕尔无芒手中捧着一个精致的盒子,但不知道其中是什么东西,带着笑容递给楚天:“来的着急没有精心准备,这是我送给少帅和苏小姐的,新婚礼物!”

反应过来的众人神色涌现震惊,甚至一点复杂,目光随之看向舞台上的沃尔西,两个在世界上举足轻重的人,还是可以说相对立的人都出现在楚天的婚礼之上,不会起冲突吧?

但很快他们就知道是多想了,因为帕尔无芒把礼物交到了楚天手里后,就走到了第四张和第五章桌子的中间那张加多的桌子上坐下,并没有和沃尔西呈现任何的火药味。

而在帕尔无芒走进来之后外面再次的走来一道身影,一道娇柔的身影,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让人看上一眼都感觉十分的舒服,而看见这个走来的女子,坐下去的帕尔无芒,还是在舞台上的沃尔西都走到了前面些许,不过没有抢去楚天和苏蓉蓉的主位。

当那个女子走到近前的时候,帕尔无芒和沃尔西都带着一种客气和敬重的语气开口:“天使!”

刚刚下飞机没有多久的姚新柔微笑着对帕尔无芒和沃尔西点点头:“教皇,印王,你们好!”

随之对楚天和苏蓉蓉笑道:“幸好没有迟到,可惜我来的晚了一点不然就可以给苏小姐当伴娘了。”说着目光看向一边的伴娘团,姚新柔还有些羡慕的神色。

简单的打了个招呼,姚新柔和帕尔无芒走过去那张桌子坐下,沃尔西也回到了舞台之上,没有人发现苏老爷子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即都微微点头,如果楚天知道几个老爷子眼神交流决定他接下来必须怎么做的路,肯定当场无奈的苦笑。

随着姚新柔的到来,后续再也没有客人来到,不过姚新柔,沃尔西还有帕尔无芒的到来,尽管再来其他的人,也会失色很多了。

而且今天的婚礼到场的人都是非富即贵,甚至代表着一个个的国家,哪怕是米国总统到来也就是那样了。

婚礼正式的开始,西式婚礼在沃尔西这个教皇的主持下进行着,楚天和苏蓉蓉也成为沃尔西成为教皇之外,第一次主婚的一对新人,让不少人羡慕的同时,就是对楚天的敬畏。

能凝聚那么多重要的人物,试问未来的楚天还有多少个人敢得罪的,来到这场婚礼之上的人,都觉得自己不虚此行,因为这样的婚礼,错过了一次之后,就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婚礼在沃尔西的主持下顺利的进行着,楚天和苏蓉蓉也交换了戒指,酒店安排的八百多名员工也开始陆续的上菜,酒店之内的气氛,彻底的推到了高峰。

一号桌,楚天和苏蓉蓉坐了下来,今天到场那么多人,想要一桌一桌的去敬酒明显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楚天只是照顾一下周边的桌子就行,当然重点还是沃尔西他们那一桌,因为他们的身份,哪怕是凯撒都没有走过去,只有姚新柔在那里和他们聊着天。

让楚天最为意外的是,坐在一号桌的凯撒面对诸位大佬竟然面不改色之余完全的变了一个人,至少和楚天所认为的那个疯子有点区别,斯文谦和,说话这些都平和很多,甚至言语方面都是满满的华国风。

从各位大佬的脸上就看得出来他们对凯撒的态度还是很满意的,而凯撒的改变楚天意外,但不奇怪,作为罗斯切尔德家族的继承人,凯撒如何会是一个,完完全全的疯子呢?

热烈的气氛之中,大家也都保持着平时少有的谨慎,因为今天到场的人都很重要,没有几个人想在这样的桌上得罪任何人,因为一个不小心得罪的人,也许就会让他们万劫不复。

如果说每一桌的气氛都还可以的话,那么靠近楚天他们一号桌的隔壁第二张桌子上气氛就有点怪异了。

这一桌坐的都是楚天的兄弟姐妹。

天养生,孤剑,云天,西毒,书生等人,另外还多了三个人,那就是康敏,豆豆和墨墨,对此天养生和云天都很无奈,只是再无奈这是楚天的婚礼他们也不能任性的离开,只能是坐着在那里,度日如年。

而豆豆坐在墨墨和康敏的中间,左右看看两人,大概知道怎么回事,随之目光也看向其他地方,心里满满的都是激动,因为她从来没有出现在这样的场合过,这种奢侈的程度,相信一辈子不会再遇到第二次了,毕竟客人好请,有身份的客人,难请!

在另外一桌,相似也有心情复杂的人,那就是林玉婷还有赵玉磐两人,前者从当初认识楚天就已经喜欢上了,可是那么多年过去,楚天依旧当她是妹妹,如今看着楚天结婚娶了苏蓉蓉,林玉婷的心里有感慨,有难受。

甚至觉得当初如果她和楚天不是偶遇海子和光子的话,也许今天的楚天就不会走到这一步,那么她和楚天也许早就组建一个家庭了,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的东西是可以说如果的。

而赵玉磐心情复杂的原因是,一直以来她都觉得楚天不是个好男人,可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开始,可能是那几次的相处,如今的她的心里总是不经意的想起楚天,而这些在林玉婷的面前她也不敢表露出来,殊不知的是,林玉婷早就看出来了。

另外旁边坐着媚姐,见两个丫头的神色,作为过来人哪能不知道她们心中的想法呢?

用其余人听不到的声音,轻声的说道:“我以前就说过他是罂粟,只要靠近就会上瘾,可是……”

说过多次的问题,林玉婷也好,还是赵玉磐也罢,始终都无法记住,爱上了一个让自己遍体鳞伤的男人,那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婚礼进行之中,每个人的心情都不一样,每个人的想法也不一样,而对于楚天而言,还是苏蓉蓉来说,今天就是他们的婚礼,不该想的东西,今天不需要去想……

喜欢都市少帅之楚氏王朝请大家收藏:()都市少帅之楚氏王朝新更新速度最快。